货币潮里众生相:泡沫盛筵中刀口舔血的期货交易员

1评论 2016-07-26 21:11:36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作者:魏枫凌 感谢300643

邀请好友送豪礼!185元红包等你拿! 基金商城1折起购

  文 | 魏枫凌 首发于 证券市场周刊,ID:CApitalweek

  宽松的流动性环境推升了各类金融资产的价格,从实体产业中撤出来的资金左冲右突,无处可去,不得不参与这场泡沫盛筵。

  “如果你有20万元的本金,一年挣20%还不够工资的钱。20万元一年就要挣200万元。”老孙对《证券市场周刊》记者表示。

  实际上,老孙在将管理客户委托资金翻了数倍的同时,自己的一个20多万元资金的小账户在一个月就做到了超过10倍的账面收益。

  这位期货交易员刚刚从自己位于东长安街边上的办公室出来,他承认自己有些疲惫,并指着自己身上的黑白格纹衬衫说:“最近我都住在办公室里没回家,日盘和夜盘交替做,已经一个星期连衣服都没换了。”而在这次会面的第二天,他又将动身前往新疆拜访客户。

  极端行情当中的交易与风控能力是考验一名交易员能力的地方。“他在这一轮螺纹钢和豆粕行情中几乎全部判断准确,而且吃到了最丰厚的那部分利润。”一位浸淫行业多年、和老孙相熟的期货公司工业品事业部负责人说。

  在2015年10月,随着股票救市和房地产信贷政策松绑,货币流动性就开始变得越来越宽裕。当时已有期货公司高管对本刊记者指出,市场客户反映熊了4年的大宗商品虽然“做多没信心”,但已经“做空不忍心”。

  如今货币大潮席卷了各类资产,股票、债券和房地产都已经历了不可理喻的行情,商品期货也终于站在了风口浪尖上。期货市场英雄不问出处,草莽出身的交易员凭借勤奋和天赋也能获得成功。在此,本刊记者谨以一位半路出家的期货交易员的经历,记录下中国金融市场这一段岁月。

   关掉服装生意做期货

  老孙是温州人,在专职从事期货交易前是某国外知名服装品牌在国内的总授权代理商。老孙三年的期货交易经历在市场上显然不算长,但总的来说异常顺利。他告诉本刊记者,在期货交易的第一年,自己白天做股指,晚上做金银。“高的时候一天可以赚到40%,这么滚下来,一年靠交易赚了几千万元。”他说,“也正是因为期货市场赚钱太快了,所以很多人拿不住。期货背后是实货,虽说自己没有运输、包装、库存、资金成本的压力,但我还是把做交易当成做生意一样,看准一笔就要拿住。”

  话虽这么说,但随着中国经济黄金增长的年代过去,最近三年也是中国经济真正开始减速的三年,金融市场的赚钱效率是实体生意比不了的。

  不过,尽管期货交易是“富贵险中求”,但本刊记者接触到的期货交易者们无一例外都着装朴素,平易近人,言语谨慎,不轻易流露出情绪的波动。老孙看起来也属于此类。

  相比于“以前做传统生意,一笔买卖一年多才开始挣钱是很正常的”,交易顺风顺水,老孙尝到了甜头,于是尝试转型做资产管理。到了2015年年底,四十不惑的老孙彻底关闭了自己经营了二十年、也是带来第一桶金的服装生意,放弃了前些年试图通过资本运作进行的多元化业务尝试,和朋友一起专心打理资产管理公司,朋友主要交易股票,他自己则负责交易商品期货。他称,停掉服装生意“也有一些意外”,但同时形容期货交易相对于传统产业“有更多挑战,也更热爱”。

  期货交易对于宏观经济、中观行业以及市场上玩家的行为都需要有深刻的理解,在大赢大输之间考验着交易者的心理承受能力底线。不过,交易带来的亢奋感也吸引了无数交易高手进入期货市场。一位资深债券基金经理曾对本刊记者谈到他进入商品期货市场后的感受:“债券做久了没意思。”

  然而市场残酷无情,很多交易者听风就是雨,面对各种信息和波动难以自持,很快就会被期货市场淘汰。前述期货公司人士则形容老孙“具有期货交易者所需的品质,执着,坚定,有完善的交易体系,令人感到一见如故。”

  后来,白银的定价机制发生了变化,市场流动性下降了,老孙于是改变了交易品种。“以前我只做一个品种,现在是一段时间内只做一个品种。但我还是觉得金银是最难做的,特别是受美联储等海外因素影响太大。”他说。

  他所谓的一段时间内专注于做一个品种,就是指对认准的某一个机会重仓做趋势。当然,这样的做法也会带来较大的回撤,但据他自己说,一年内也“止损不了几回”,这需要下注前极为严密的判断,不轻易开仓。

  而老孙也承认,自己的交易策略“风险是很大的”。他展示给本刊记者看的截至二季度末的账户和净值曲线显示,其中回报最高的账户数收益率是193.05%,净值增长达到7.62%,净值最大回撤率也有71.59%。“这里应该是11倍,但结算价变了所以显示没有这么高。”这是他管理的收益最高的一个账户。而其他账户虽然收益也不菲,最大净值回撤相比于这个账户则“小”得多,一般在30%上下。

  或许是商场的经验,老孙在交易时并不看研究报告,而是专注于搜集和分析一手信息。“必须要有自己的逻辑,其他只能参考借鉴,看别人的观点做交易迟早是要出事的。”他对本刊记者说,“交易系统就是一个人的心,安静或躁动,贪婪或理性,都会影响到交易。就好像我把心换给你,你是活不了的。”

  2016年,老孙第一次进入螺纹钢期货市场时,螺纹钢已经开始上涨了,但属于两步一回头的走势。看到更大的机会即将浮现,他决定下注做多。

   复盘螺纹风暴

  据老孙说,他自己在此之前并没有螺纹钢的交易经历,于是他决定先用自己的账户试试。

  为什么要做螺纹钢和豆粕呢?“因为这两个品种最热门。期货交易就要找热门品种,钱多的地方才能生钱。即使是小散,也要去大江大河才能钓到大鱼。”

  他的多单建仓是在3月末2132,2130和2128分三次建仓,平均成本是2129。

  此时螺纹钢已经从底部涨了500点,市场基于对一季度经济的悲观预期看空者居多。“当时我想先稳一点,可一看机会对啊,还是三两下就建完了。中间也有反弹减仓,最后还有100手。”

  也就是这个账户,让他在一个月内翻了10倍。而在他看来,交易正确带来的成就感要远超出这次的利润。

  从4月1日公布的PMI开始,陆续公布的中国经济数据屡屡强于市场预期,螺纹钢盘整后继续上行。4月15日,在自己的账户有所浮盈之后,老孙更加坚信他看多的判断,于是在2287开始在客户的账户上建仓做多螺纹钢。他当时的预判是可以涨到2800,最后实际最高涨到2287。“我在2289开始平仓。”他说。

  另一位期货从业人士对本刊记者指出,由于螺纹钢期货和现货的价差太大,加上对房地产悲观,如果单看经济基本面、不关注货币流动性情况的交易者,基本上底部上来在2200附近就会把多单平掉了,也有在这里开空的。“有在2200反手做空的大户不仅把底部上来的巨额利润亏掉,最后认亏出局本金还亏掉七成。”

  4月14日和4月15日,螺纹钢期货连续出现了两根阴线。老孙根据螺纹钢行情启动以来的走势认为,两根阴线是调整的极限,在这里要继续上攻。4月15日夜盘,螺纹钢小幅低开在2287,老孙在2287和2288分别挂单,但怎么也成交不了。“这时候一个点成交不了,我就觉得还会涨,随即就向上挂到2290、2292、2294、2296。随后市场回踩2290,我就在这里满仓。”

  于是,从2287到2780这四个交易日,螺纹钢一路四根大阳线涨上去,老孙对客户账户和自己的账户也一直浮盈加仓。“中间也出了一些差错,导致我提前平多,提前反手开空单。”

  “持有空单时,我觉得螺纹钢回调会回到2000,如果再低就可能到1800,最后是平掉空单的价位是1930。”那时候一个信号是铁矿石打开了跌停,老孙认为这标志着黑色品种的空头力量基本耗尽。“这时候我对现货市场还是看跌的,但是对期货市场看不准,所以就先退了出来。”

  螺纹钢这一路涨上去,中间有很大波动,交易机会比日线图看起来要多得多,在平仓之前一直单边做多的老孙就没有动过想要空一把念头的时候吗?“做期货交易要有立场,除了在关键位置做保护,不可能两头的钱你都想赚,如果都想赚结果一定是两头都挨打。”他说。

  转战豆粕

  不做黑色品种的老孙又调集资金转向了农产品(行情000061,买入),这一次他要交易的是品种豆粕。“豆粕当时调整到了最低2701,我在2750满仓建了多单。”这一次,老孙很看重整数点位关口。“第一目标看到了3000,过了3000之后就是3500。如果再长期一些,可以看到3820。”

  5月24日,豆粕空头强势,不出意外地砸到了跌停,但最终又打开跌停,有些出乎交易老手们的预期。“5月中旬以来,这里基本面还是看多,但是技术上看回调。因此,当回调真的出现了,还是可以考虑做多。”一位资深交易员当天复盘时指出。“但是随便一个回调,估计幅度也不会小。”

  老孙的多单建仓之后,豆粕在上涨途中经历了两次回撤。第一次回撤是在6月14日至6月24日,如果算上6月25日顺势低开,回撤幅度超过了200点。“在这次回撤过程中,我一直浮赢加仓,所以当价格重新回到前期高点3361时,利润是非常可观的。”

  随后,豆粕不出意料地继续上涨,一度超过了3500点的目标位,并且迎来了第二次调整,但回撤似乎演变成了反转。“我和身边的朋友们说,豆粕涨到3500就要调整了,但是没有一个人信。”他说。“唯独有一家银行系期货公司的老总,也是一个老期货人,他就在3500全部把多单平掉了。”

  但这一次,老孙自己并没有能够在最理想的点位上平仓。“我自己遇到了一点小状况,当时太太有事从北京回老家,我的两个孩子一个上幼儿园一个上小学,都需要我照顾。”而此时,老孙已经在管理着28个交易账户。“忙到早上到了公司开电脑都来不及。”

  6月30日晚间,美国农业部公布了利多市场的大豆种植数据,豆类外盘出现暴涨行情。然而,在这份市场瞩目的利多数据发布之后,内盘出现了兑现的迹象。7月1日周五当天,豆粕盘中大幅震荡221个点,最高时一度涨停,达到3577,随后回落,这令原本计划平仓的老孙也感到纠结。“当时我有5000手多单,一个点的价值就是5万元。”最终收盘时在3450,他还是决定继续持仓等到下个星期再看。

  周一开盘后,豆粕价格再次冲高回落,并且没能冲破上周五的高点。这下令老孙感到真的该离场了。于是,他开始边打边撤,直至清空仓位。“这次做豆粕大概是400万元的本金,利润最高时有2000多万元,但是回撤过程中损失了将近1000万元。” 7月5日晚上,200点的调整已经逼近了老孙的承受极限,他决定砍仓。

  到了7月8日,在已经经历了连续四根大阴线之后,豆粕价格回落到了最低的3024。此前,为了保住胜利果实而砍仓的老孙开始重新反手做多。“很幸运,基本就建在7月8日的最低点。”这一次,他再次满仓。

  但这回老孙更谨慎地把多单平仓目标设在了3250,并且说平就平,随后在价格回落至3240时再次开空。他告诉本刊记者,这一周基本上把因为最高点没有走掉产生的利润回撤又重新找回来了。

  “所有的理由其实都是表象,资本的血腥,所在的位置才是实质。”7月15日,豆类内盘外盘一起暴跌,押上了空单的老孙称,“当天气这块遮羞布都不要的时候,大跌就自然而然了。”

  有一种说法认为,交易是靠大数定律获取成功。但对于高杠杆的期货交易者来说这是不成立的。“我交易的准确率大概是在90%,但是那10%就足够让我死。”老孙说。

  如何控制下重注交易犯错时候的损失呢?老孙称,他自己从来都是用期货公司的保证金,不用交易所的保证金。目前,国内期货公司普遍都收取高于交易所的保证金,来控制市场风险维护自身利益。在市场风险加大时,交易所有权临时或阶段性调高交易保证金。而对于用期货公司保证金,一般中小投资者大概在20%-30%,大的基本也不到50%,满仓大概也就是60%。但在使用期货公司保证金如果接近平仓线,可以有进一步商量的余地,补足保证金,避免穿仓。

  “有时候,期货公司会推荐我用交易所保证金,说给优惠。”他说,“但是我不可能保证每个点位都看得很准确,一旦被迫砍仓心态就会坏掉。期货市场就是尔虞我诈,在市场上被别人阉割是很难受的。”

   中国的流动性陷阱

  为何商品期货市场的疯狂能在2016年上半年出现?

  随着近一年来人民币汇改三轮贬值,人民银行调控手段日臻完善,市场恐慌情绪也逐渐消退。人民银行7月15日公布的2016年6月份金融统计数显示,M1增速高达24.6%,创出自2010年以来的新高,M1-M2为12.8个百分点的差额更是直逼2010年1月13个百分点的历史纪录。考虑到6月份并非传统的信贷高峰,更何况还有2015年的高基数,更显示出在岸市场人民币浪潮汹涌。

  对此,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认为,企业投资意愿下降以及房地产热导致了M1猛增。“大家都去买房子了。所以现在发行出来的货币,第一,成了企业的活期存款,形成了企业的流动性陷阱。第二,大量的个人的钱投到了房地产,形成了个人某种意义上的打比喻的流动性陷阱。”盛松成7月16日在上海的一次演讲时说。

  企业不愿意投资时存款趴在活期账户上,购房款则是居民的存款变成了企业存款以及较为富裕的二手房卖方的存款。当企业和房东的钱都堆积在银行活期或者理财账户上时,必然会涌向资本市场。5月份以来,农发行发行的金融债在一级市场招标一度出现6-7倍的认购,显示机构的资产荒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此前,一直谨慎的海通证券(行情600837,买入)金牌首席姜超连夜发报告,对债市后市翻多。“未来半年到一年内,长期国债利率必然会再次创出新低,甚至不排除创出历史新低。”姜超在7月14日凌晨写道。“历史新低”的预测意味着10年期国债收益率需要再下30BP至2.5%。3个月前,市场上曾有“债王”在2.9%扫货10年期国债被众人嘲笑,现如今连15和30年期国债、20年期国开债等超长期品种竟也被市场抢破头。

  中金公司固定收益部执行总经理陈建恒则这样形容路演中投资者反馈的感受:“买债,收益率较低的情况下买不下手,而且买了不见得业绩就能够顺利完成;但如果不买,配置压力和较高的负债考核成本下,空仓等待似乎更没有希望完成业绩。”陈建恒认为,在滞后于全球利率下降的情况下,下半年中国债券收益率将出现补降。

  不过,虽然现在流动性充沛,这一轮商品牛市将会如何收场呢?散户历来是市场生态中最弱小的玩家,如果散户在股市是“一赚两平七亏钱”,那么,有一成散户能在期货市场活下来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期货市场的熊市超调是从现货市场引发的。2014年以前,铁矿石价格过度上涨,钢铁企业和海外的矿山开发企业都是有超额利润的,于是供给大增。这伴随着中国企业出海投资矿山,海外矿山也纷纷扩产增产。而国内矿由于成本劣势,受到海外矿的挤压比较大。

  但在随后的两年当中,国内铁矿石减产和价格下跌已经十分明显,结束了现货和期货的正反馈。“现在铁矿石的现货价格反弹还没有到达可以增加国内生产从而结束期货行情的阶段。”一位期货分析师对本刊记者指出。

  “当前不是期货偏离了现货,而是现货反应迟缓。我们看到钢材涨价、钢厂利润回升时库存还少了,说明钢厂为了保证利润在主动压缩库存,需求相对来说更好。” 另一位资深期货交易者对本刊记者指出。

  然而,产能毕竟还在。这位交易者认为,即便国内再去掉接近20%的产能,巨大的产能基数意味着依然会有充足的产量来平衡供需。“反弹只是反弹,不是反转,无非是弹到多高再去空。”

  资金涌向大宗商品市场

  由于资本管制,贬值预期下的资金四处搜寻可投资的标的。中国房地产市场很可能随着人口周期的变化到了长期拐点,而且在短期内也有降温的意思。股市经过了2015年的波折,投资者普遍缺乏信心,市场恢复人气尚需时间,股指期货则还没有恢复原样,而在这个时候,债券利率又太低。因此,资金涌向了商品期货市场。

  “商品期货市场相对于股票和债券而言池子还是偏小,来一些资金就会搅得天翻地覆。” 有业内人士对本刊记者称。“而且,如果看人民币贬值,那么以人民币计价的大宗商品价格就应该涨。”

  涌向期货市场的不仅是散户的钱及像老孙这样从实体产业撤出来的钱,金融机构也在积极布局商品期货交易。

  某中型券商固定收益部的商品期货业务人士对本刊记者指出,其所在的公司原本是以债券和衍生品交易见长,但2015年末开始筹备商品期货投研团队,从无到有变成了6个人。“实际上,券商的固定收益部门组建FICC(固定收益、商品和货币)交易团队很普遍,如国泰君安(行情601211,买入)这样的一线大券商2014年就开始筹备FICC业务,团队至少有十几个人,我们已经算筹备得比较晚了。”该人士称,“但券商资管做期货交易会拿时间长一些的头寸,投机性质弱一些,宏观策略的制定更重要。”

  但前述业内人士指出,在5月初,也就是黑色品种经历了初期下跌和回试上方阻力之后开始最猛烈的一轮下跌的阶段,散户纷纷涌入市场。“那时候,期货公司营业网点有不少大妈去开户,这是前几年想都不敢想的。无论是在哪个市场,中国的散户大多没有做空的概念,在这样的行情中注定是要牺牲的。”该人士指出。如5月9日的黑色系品种,不仅日盘被砸到跌停,而且晚上再次暴力低开,低开之后更可怕的是依然反弹无力。“这一轮商品市场的巨大波动性显示有很多投机性的资金在市场里面。”

  2016年以前,商品期货市场几乎是单边下跌,但是这一阶段并没有多少人赚到钱。在交易老手集中的期货市场,想要割韭菜不容易。老孙则认为,这些入场的散户资金也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2016年市场的活跃度,令有经验的交易者赚钱变得容易一些:“这个市场是需要散户来提供流动性的,他们相当于是为产业资本做贡献。”

  交易所、期货公司、软件公司这些一切提供服务的机构都要赚钱,产业资本比散户更了解现货品种,也更难亏钱。“像葛老大这样亏几百亿元的是极少数,而像叶大户这样的大资本,又怎么能赔钱?”老孙说。

  另据市场人士对本刊记者称,即使如葛卫东混沌天成旗下管理的产品在4月份巨亏,但坚持到5月份空单还是基本上都回本了。此外,混沌天成期货股份有限公司6月初在香港成立了混沌天成国际公司,做跨境资产管理业务。据业内人士对本刊记者透露,葛卫东虽然这一轮在黑色系上铩羽而归,但在外汇市场上是赚钱的。

  “因此,自然生态当中老虎还有生死循环,而期货市场的老虎很难死掉的。如果散户也能赚钱,这个生态系统就坏掉了。”老孙一边说着一边又回忆起2015年股灾逃顶的经历。“只要是资金市,怎么上去的还会怎么下来。”

关键词阅读:期货分析师 期货市场 老孙 期货公司 交易员

责任编辑:吴晓璐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