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感悟:在别人害怕的地方 你应该充满希望

1评论 2017-04-21 07:19:17 来源:期货日报 看主力在买什么!

  自从有了资本市场,人类就多了一个无形而残酷的争夺利益的战场,各种关于如何在这个战场作战的理论也就应运而生,正统的如学院派、基本分析派和技术分析派,边缘的如混沌理论、星象理论、周易八卦。如此等等,不一而足。我尊重并也曾沉湎于这些理论,但作为一个市场实战交易者,现在我更看重对市场语言本身的解读与感悟。

  为什么那么多人沉湎于资本市场?难道全部是受金钱的诱惑?不!潜意识地陶醉于人类“赌性”本能也是很多人滞留于市场的一个重要原因。追求刺激、惧怕无聊、盲目自信、屡败屡战等“赌性”特征是人性使然,而几乎天天波动的“日间杂波”确也提供了很多貌似可以“行动”可以“赢利”的机会,于是,受制于本能的赌性,很多交易人只是将自己的精力和热忱放在希望能够迅速获利的侥幸心理上,对真正冷静地观察市场,对如何建立能够确保自己稳定赢利的投资风格、投资策略、投资心理反而关注不多,并往往频繁地情绪性地交易而很难耐心地等待“进退有据”的入场和出场时机。难怪交易大师威廉姆斯说:“我对交易的艺术的兴趣,远远超过对最近一两笔交易本身的兴趣”。

  华尔街的大炒家杰西·利物莫说过一句发人深省的话:“赌博和投机的区别在于前者对市场的波动压注,后者则等待市场不可避免的升和跌,在市场中赌博是迟早要破产的”。多年前,就已经把这句话贴在自己用于交易的电脑上!

  在市场,我们碰到最多的问题是诸如“能涨到哪里去”或“能跌到哪里去”此类的疑问,这些问题或许是不经意地提出的谈资,或许是认真地求索的课题,却常常在实实在在地强化着我们的一些思维,即:市场的未来到底会如何?如何预测或猜测的未来?现实生活中乐此不疲地探询这类问题的人也如过江之鲫,我们就常常听到有人为某次对市场正确的猜测而引以为豪。这是非常正常也非常可以理解的思维,为了探询和猜测市场未来趋向的“奥秘”,自己也不时对市场的未来进行一些猜测,自己也曾研习过从“易经八卦、紫微斗数”到“混沌理论、神经网络”、从“星相假说和周期假说”到“波浪理论和江恩理论”乃至正统的“宏观经济预测”等各种各样的千奇百怪的关于预测的知识。

  当然,这些知识对猜测市场的走向多少都有帮助和教益,但作为一个职业炒手,早已不把最主要的精力放在对这类问题的探询上,职业炒手更应该做的工作是“识别不同的市场态势,根据不同的市场态势制订不同的交易计划,并以严格的纪律来执行交易计划”。因为,且不去讨论人类是否有能力精确预测未来这一哲学命题(道氏理论就认为“日间杂波”是不可预测的),单就“风险管理、心理控制”等这些成功投资的重要因素而言,后一种思维方法会使我们对市场和交易考虑得更为周全,而从我自己的交易实践来看,若根据前一种思路进行交易,投资成绩可能起伏波动很大,而后一种思维方法所指导下的交易则能够使我持续稳定地赚钱。

  我常常告戒自己,一个职业炒手,在市场好的时候一定要勇猛果断,在市场不好的时候就一定要谨慎小心,鲁莽和胆怯都不应该是性格。

  预测未来是人类千百年来的梦想,预测市场是投资人的自然欲求,掌握一定的分析方法和技巧、具有一定市场直觉和感受后,我们是能够一定程度上预测市场趋向的,但是,就我个人的市场经验来看,要持续稳定地赚钱的话,还是要更多地讲究“在不同的环境下做适当的事情”,换句话说,“识别不同的市场态势,根据不同的市场态势制订不同的交易计划,并以严格的纪律来执行交易计划”对职业炒手而言是一件比预测市场重要得多的工作。正确的投资方法可以有很多很多,但正确的思维方法却应该基本一致。很多投资人,把太多的时间耗费在前者,对更本质的后者却所思甚少!

  我见到过很多成功的投资人,他们尽管风格各异,但有一点却是共同的,那就是,他们都具备“每逢大事有静气”和“进退有据”的心理特质。或许,在资本市场成功,与在别的领域取得成功相比,有着不同的成功哲学。我们该形成自己什么样的投资哲学呢?交易的本质是什么?作为一个交易者,你对交易的信念是什么?

  是啊,就如人们都是根据自己的信念在思考和行动着、喜欢和憎恶着一样,投资人也都是根据各自的信念在进行交易,并常常享受各自信念所带来的赢利喜悦,同时也常常遭遇着各自信念所引致的失败困惑。

  我们不禁要问,什么才是能够使我们的资金在投机市场稳步增长的交易信念呢?答案当然会因人而异,作为一个职业炒手,我的回答是:放弃自己的任何信念,追随市场的信念;放弃自己的任何个人意志,追随市场的意志;放弃任何理论、概念和技巧,根据市场现实的状况厘定分阶段的交易战略、交易策略并据此交易。追随市场的信念;根据市场现实的状况厘定分阶段的交易战略、交易策略并据此交易。

  就如我们开车,一切都是根据路况和即时的交通状况而定,很少有主观的成见或先验的理论;又如水的行为方式,或潺潺小溪,或水滴石穿,或宁静湖泊,或奔腾江河,或辽阔大海,都根据各自的具体情形而选择,都安详,都自在。

  亚当斯密说:“当我们身处某种范式时,就很难想象任何其他范式”,禅宗六祖说:“外离相即禅,内不乱即定”。而对于市场交易,如果想要追求稳步的资金增长,我的体会是:放弃一切主观的成见或希冀,不想自己想要的,保持心灵和思维的弹性,透过市场语言了解市场的状况和市场的结构,倾听市场所需要的,调整自己的内在结构使之与市场的内在结构相融合,如果整个过程中出现了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就放弃问题而不试图强求解决问题,如此,金钱的利益将不是唯一的报酬。

  初入市场者,难免眩目于市场纷纭变化的数据和信息,历练数年后,又会困惑于庞杂的分析方法和操作流派。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相似的操作经历和困惑后,人们仍孜孜于各种方法的学习,热衷于追逐市场的每一次可能赢利。这一半是由于赢利可能性的驱动和诱惑,一半则是人类探索的天性和追求完美的本能使然。

  当然,这无疑多少会有一些收益。但是,“真理往前多走一步就是谬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顺着这条路走下去,却容易陷入思维的死胡同。这是因为,正如人类不能探寻出世界的所有奥妙,对应于市,我们注定了不可能捕捉到市场的每一个赢利。这是哲理的规定或“上帝”的安排。牛顿晚年探索“宇宙神学”就一无所获,爱因斯坦对“统一场论”的研究也并没有多少结果。

  那么,是否我们是要陷入不可知论而停止对市场的探索呢?是否对市场我们就一定毫无作为呢?显然不是。因为,人是有灵性的。我的思考是:“简化,简化,再简化”可能是其中的一个好办法。

  绝大部分大师都是简化的:江恩虽然建立了庞杂的测市系统,但在他最后的著作《在华尔街45年》一书中,真正推荐的只是其简洁的十多条操作规则;众所周知,巴菲特简化到放弃行情报价机,甚至宏观分析,甚至行业分析,而只关注企业的“内在价值”;索罗斯的“反射理论”,则不过是在对市场基本因素的透彻理解和对投机心理的高超把握上披上了一件艳丽的外衣,其精髓却是简要的;而任何知道彼得林奇常识投资法的人,都不会不惊叹于一代大师的简洁。

  “为学日益,为道日损”,“大道至简,大音希声”。放弃人类盲目自大的本性,承认自己的局限,不去追寻市场不属于自己的获利机会,干自己能干的事,“简化,简化,再简化”,应该是生存和取胜之道。

  交易的目的是什么?当然是持续地稳步赚钱!可是,当我们认真观察投资人的交易行为时,我们不难发现,他们的交易行为已经出现“异化”,他们已经迷失了自己的本来目的!

  人性喜欢齐全而厌恶残缺,请试一下,信手画一个圆而留下一点缺口不画完,是不是没有把那个缺口完全补上的话心中就隐隐有点不舒服的感觉。主观上的这种“求全”意愿或许构成了人们对自身目标追求动力的一部分,但有时候,“求缺”思维却可能反而能够使我们更顺利地达到目标,使我们更好地生存。

  是我不要再爱“花好月圆”了吗?不是,我只是已经了解到,现实世界中,花不开月不圆是一种更经常的客观存在。甚至,我发现,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缺”简直就是一种美的境界,那由“天残地缺”而生的“女娲补天”美丽神话,那文人墨客谈心论性的“求缺斋”,那中国古建筑史上匠心独运的“求缺阁”……这使我着迷,更使我了悟。

  “缺”简直就是古中国性格的一个有机部分,我喜欢“缺”的境界。“求缺”的思考,使我们离现实更近一点,离空想更远一些。而作为职业炒手,我也渐渐发现,在市场交易中,也要善用“求缺”思维,放弃“求全”理念。

  如果善用“求缺思维”,又怎么会在市场频繁交易而盲目追涨杀跌结果却走了更远的路呢?如果善用“求缺思维”,又怎么会为了卖一个最高价而迟迟不愿意出手最后反还被套呢?如果善用“求缺思维”,又怎么会为了追求一只更“黑”的“黑马”而不惜去冒极大的市场风险呢?……更为重要的是,如果善用“求缺思维”,我们还可以省却很多交易过程中不可避免的烦恼,使我们的思维更加清晰而简洁,不致于被繁杂的市况引致混乱,市场交易也从此不再单纯是一个牟利的工具,开始变为一种享受和乐趣。

  真正的圆满只存在于理念之中,人世上没有谁真正看过圆的东西:月亮到底真正圆过吗?一块硬币其实也不够圆,即使高科技工艺下做出的圆用高度显微镜观测也不可能圆得完美。难怪曾国藩如此说:“……吾不敢求全也,小人则时时求全,全者既得,而吝与凶随之矣,众人常缺,而一人常全,天道屈伸之故,岂若是不公平……”

  那么,让我们在喜欢完美的同时也开始欣赏残缺吧,因为我们爱过圆月,让我们也爱缺月吧–它们原是同一个月啊!如此,人生在世哪一刻又不美好完美?哪一刹又不该顶礼膜拜感激欢欣呢?

  投机成功的最本质要求是什么?五花八门的投资理论和汗牛充栋的投资书籍都给出了各自的回答,我曾经沉湎于这些理论和书籍,试图找到上帝赋予的“金手指”,但最终得到的却只是感到了理论的灰色和苍白,我也曾当面请教过某全球知名的国际性基金管理公司亚洲地区的总裁,得到的也仅仅是顾左右而言它的回答。感谢长期实践、磨练和洗礼,伴随着从跌跌撞撞跋涉到持续稳步赚钱的历程转变,我逐渐得到了自己的感受、信念和答案:“战略上顺市场心理,战术上逆市场心理”。

  战略上顺市场心理,使我们能够抓住一些战略性机会,使我们能够规避一些大的风险,使我们的整体思维更加清晰,使我们交易的整体布局更加合理;战术上逆市场心理,使我们能够把握更多的交易机会,使我们的交易更加精细,使我们对市场的了解更加深刻和细微。前者是制胜的理念和前提,后者则是将这个理念转变为现实赢利的具体路径,两者相得益壮,就能够使我们在市场处于不败之地,并持续稳定地赚钱;前者是任何交易者不可违背的戒律,后者则要求使用者必须达到和市场融为一体“无为而制胜”的境界。

  真正的市场高手,一定不拘泥于使用什么技巧,也不迷信什么政策、理论、技术和消息,他们追求的是对市场群体心理的高超把握和自己个体心性的全然了悟。抛开束缚,方能潇洒自如!

  由于迷失了自己的本来目的,有的投资人就自觉不自觉地将交易行为异化为“科研”。我不止一次听到某些“高手”吹嘘他们的一些完美交易,如如何买在最低价卖在最高价云云,但当我和他们深入交流时,我发现他们陶醉的是一种研究和预测的游戏,他们或根据市场历史的现象归纳出某些“模式”、或根据某种理论猜测市场进一步的趋势变化,他们忘记了,如果要达到持续地稳定地赚钱这一他们来到市场的真正目的,更重要的工作应该是:识别不同的市况,并根据不同的市况制订不同的操作策略。因为,“模式”的有效性或“理论”的适应性是会由于市况的变化而变化的,而市况的识别和策略的制定才是永恒的。

  由于忘记了自己交易的本来目标,有的投资人就自觉不自觉地将交易行为异化为“搏彩”只要有一点希望,就全然不顾的冲进去,而全然忘记了与赢利相对应的两个字,风险!因为将持续地稳步赚钱这个目的抛在脑后,所以很多时候根本就没有对自己交易的风险收益比进行认真评估。

  既入市场,人们都希望赢利并有所作为,但为了更快地有所作为,人们又往往选择了不停地行动、行动、再行动。我随手翻开近期的专业证券报刊,诸如“如何在调整市道中选择强庄个股”、“调整市道投资激情个股选择”等充满诱惑性标题的文章不时可见;我信手打开电视财经频道,“抛开大盘炒个股”等看似颇有魅力的鼓噪随处可闻。殊不知,这类想法固然迎合了人性中的某些本能成分(因为,人们总是易于相信自己乐于相信的事情),但我们在市场更常见到的实际情况却是,很多人为了走一条捷径,按照这种思路交易,实际上却走上了一条更远的路。

  行动多并不一定就效果好,有时什么也不做可能是一种最好的选择。且不说“有所为有所不为”、“文武之道,一张一弛”的古训,也不说常常发生的“一动不如一静”的真实故事,就是华尔街早期的成功大炒家埃德温?里费弗也说过:“盲目而频繁的交易是造成华尔街投资者亏损的主要原因,即使在专业投资者中也是这样。但我必须做正确的选择,我不能草率行事,所以我静等着……”,他说:“我赚大钱的秘密就是我常常只是静静地坐着……”

  过多的行动就是盲动,盲动耗散我们的精神、迷幻我们的心智、磨损我们的金钱。因为盲动主要来自心理的盲区,减少盲动的办法也就主要从调节心理盲区契入,归纳起来,大致有三:一是调整对行动的看法,行动多并不一定就是勤奋、行动多并不一定就能够使我们更快地达到目标,有时,什么也不做是一种更好的生存状态;二是调整对待机会的态度,人们常常认为应该尽可能多地去把握机会,但在专业炒手的心中,想得更多的却是“只去把握自己能够把握的机会、只去捕捉对自己赢面大的机会”;三是要学会享受孤独,很多行动不过是人们害怕无聊而制造出来的,“什么也不做就有无聊感”其实是一种不健康的精神状态。

  奔腾的江河是一种美,静静的湖泊也是一种美,它们之间的差别是产生它们的不同环境所造就。根据客观环境而不是心理盲区行动,常常静静地感受市场而什么也不交易是一个专业炒手的基本素质要求。

  真正的市场高手,一定不拘泥于使用什么技巧,也不迷信什么政策、理论、技术和消息,他们追求的是对市场群体心理的高超把握和自己个体心性的全然了悟。抛开束缚,方能潇洒自如!

  在投机市场,最重要、最容易被人忽视、最难以真正做到的是“交易纪律”!

  为什么“交易纪律”最重要?因为,“交易纪律”是在市场生存的基础保证:对于交易员,“交易纪律”就象汽车的刹车、飞行员的降落伞、海轮的救生艇,关键的时刻能够使你控制风险并保住性命;对于交易员,“交易纪律”还是真实的监管者,使你严格执行自己的交易计划,不至于被盘中眼花缭乱的“日间杂波”所迷惑而情绪性地进行交易。

  为什么“交易纪律”最容易被人忽视?这是由于价差收入取得的表面特征使人们产生的心理误区所致:价差收入取得的前提是头寸方向和价格趋势变化的一致性,于是,人们当然认为对未来价格趋势的预测是交易中最重要的甚至是唯一的环节,人们也就自然地将绝大部分甚至全部注意力放在对未来价格趋势的预测上,殊不知,预测本质上只能是一种概率的游戏,优秀的预测确实可以大大提GS算,但我也确实见过十次交易九次预测正确却最终亏损的交易者,其亏损原因就在于没有“交易纪律”对亏损的那笔交易进行风险控制,我们也常常看到一些“说得好做得臭”的人们,主要原因还是“交易心理”包括“交易纪律”之类的问题没有彻底解决好。

  为什么“交易纪律”最难以真正做到?因为,“交易纪律”常常是和人性相矛盾的:追求个人主观意愿、依个人情感行事而不愿意有所束缚是人性使然;潜意识中认为自己个人机巧的作用可以做别人做不了的事、可以做对别人是纪律的事或者对自己的交易行为总是心存侥幸等本质上的自大心理也是人之常情;做事情只考虑好的一面,对不利的一面本能地不愿意承认、不愿意考察的“驼鸟心理”也确实能够使人获得心理愉悦或心理麻醉;市场短线波动的一些随机性特征使“交易纪律”的执行似乎失去一些“市场机会”的表面现象也确实足以使人迷惑甚至“后悔”,殊不知,“交易纪律”才是交易员最重要的法宝。

  一个缺乏基本道德标准和行为准则的民族一定是一个没有凝聚力、没有战斗力、一盘散沙的民族;一个纪律约束甚少的公司一定是一个内部管理水平低下、无法持续赢利的公司;一个对基本的“戒律”都无法遵守的修行人,也肯定无缘体验到“定”的快乐和“慧”的欢欣;一个忽视“交易纪律”、不能很好遵守“交易纪律”的交易者,则一定不能持续稳定地在市场赚钱!

  “交易纪律”能够使我们确保不进行有极端风险的交易;“交易纪律”能够使我们避免沉沦于不利交易中而不能自拔;“交易纪律”能够使我们的交易计划真正得以贯彻,真正做到“知行合一”;“交易纪律”能够使我们能以更安详的心态进行交易,从而具有更好的交易心理并因此具有更好的判断能力和市场感觉……“交易纪律”是交易员在投机市场生存的基础、持续稳定赢利的保证。

  作为一个职业炒手,我们一定要让“交易纪律”进入我们的血液、深入我们的骨髓,成为我们生命的一部分。如此,面对潮起潮落、云卷云舒的市场,我们就可以毫无恐惧地注视着、微笑着。

  决定一个炒手交易绩效的最本源因素是什么?是其内在心理结构!内在心理结构决定了人的思维方式和人的行为个性。对于市场交易,正是人的思维方式决定了其分析模式、投资理念,正是人的行为个性决定了其交易方法、操作特点,而分析模式、投资理念、交易方法和操作特点等当然共同决定了其交易结果的好坏。

  改变交易绩效的最根本办法是什么?是改变内在心理结构并做到“心能转境而不被境所转”。现实生活中,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常常能消除一场可能的争吵,一个发自内心的宽容常常能缓解一个可能并没有多大实际意义的仇恨……投机市场上,当我们开始明白聚集金钱只是我们的生活目的之一甚至只是一种我们追求心灵自由所附带的自然结果时,我们就会更有耐心地等待市场时机而不至于情绪性地频繁交易,当我们开始真正明白,可能的些许金钱损失,可能的偶尔套牢烦恼,只不过是炒手漫长人生长河中不可避免的小浪花时,我们的性格会更豁达、心境会更开朗,对于价的走势,慢慢地,我们自然会因此具有更开阔的视野,我们会突然发现,我们不再为市场短线的杂波所困绕……

  如何改变内在的心理结构?先哲们的探索使得改变内在心理结构的法门可谓多如恒河之沙,但我认为,对于职业炒手最现实的选择却主要只有两个:一是要将交易视为整体生活的一部分,规划好自己的生活就能规划好自己的交易,温暖家庭的沐浴、青山绿水间的放浪、老刹古寺里的沉静、自我禅定中的清明,都能净化我们的心灵、保持我们的健康、减缓我们的压力、平衡我们的生活,从而有助于我们的交易;二是要改变我们对待事物的看法,时刻以乐观和感恩的心情看待世界,不同的心性看待同一事物会产生不同的结果,“在牛的眼中鲜花也只是野草”,而以美好乐观心态看世界的炒手,性情一定更豁达,也更有耐心静静等待市场出现有利的时机。

  “境由心生”,对心灵的追求就是对投机之“道”的追求,有先哲说:“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还有先哲说:我们无法与井底之蛙谈论大海,那是因为它未曾离开过自己狭小的生活空间;我们无法与秋蝉谈论冰雪,那是因为它只有短暂的生命;我们无法与骄傲自满的人谈论人生智慧,那是因为他已经关闭了接纳智慧的大门。我还无缘更深刻地体验先哲们的美妙心灵,但作为职业炒手,多年的市场沉浮却使我坚信,内在心理结构是决定交易绩效最本源的因素,就如“工夫在诗外”,决定交易结果的最根本因素也在交易之外。摆脱羁绊,消除妄想,顺其自然,是交易的境界,更是心灵的境界!

  市场分析的核心内容是什么?是识别市场趋势,即识别市场运行的大方向(趋)及主导这种大方向的力度(势)。“顺势者昌,逆势者亡”,这一事物运行的一般规律在投机市场的风云变换中更是展现得淋漓尽致:且不说国际期货市场上著名的亨特兄弟逆势操纵白银而破产,也不说原万国证券逆势建仓国债期货而溃败,单是深沪股市的系统性风险就使得诸多的大机构摇摇欲坠……

  如何才能识别市场趋势?有人说要看宏观经济面,但我们时常发现市场趋势和宏观经济的时滞和背离;有人说要看Z*F的政策,作为一个职业炒手,多年的市场经历使我相信,只有市场,正在运行着的市场,其运行的客观方向、客观态势和客观特征等无不在时时刻刻地默默地在告诉着我们关于市场趋势的答案:上升就是上升,下跌就是下跌,多头市场容易赚钱,空头市场容易陪钱,这些平常的实在的客观的真实的感受,在述说着更本质的市场状况。“大道至简,大音希声”,真理就在平常之处、就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就如阳光,其实是维系生命最重要的因素,但因为过于普通、平常和易得,以致很少有人能真正据此而诚心地感激太阳的温暖和造化的关怀……

  识别市场趋势对我们的操作有什么指导意义?能够指导我们所建仓位的方向和大小!与大趋势方向一致的头寸,相对容易获利,头寸可大一些,持有的时间也可稍长一些,而与大趋势方向不一致的头寸,量就应小一些,持有的时间也就应短一些,甚至,有时尽管预期到市场的某种逆势波动,也可放弃,因为,在投机市场上,一旦逆势操作又不及时改正的话,后果就不堪设想,就如鱼儿,水肥草丰的时候出去寻食,容易达到目的,不容易觅食而又有所饥饿的时节乱动,就容易被老练的钓鱼人用甘美的饵诱捕。

  谚云:“看大势者赚大钱”,先哲说:“取智不如取势”,更有古训“识时务者为俊杰”,是啊,皓月当空,哪里不可以自在地飞翔呢,可是飞蛾却偏偏要扑向夜烛;由于不了解大的环境,由于认识的局限,很多事情在别人看来是钻牛角尖,却也有人乐此不疲,很多事情在以后看来是可笑和荒唐的,可当时却毫无顾忌;对于市场交易,我们更不要以一时的得失而定结局,更不要以为单凭自己一求成之心就能成事,更要善于等待时机,更要善于识别和顺应市场大趋势,就如人生,交易也只是一个过程,并没有终极的结果……

  机会是宝贵的,但在投机市场上,我见到过太多的人,为了把握市场的每个可能“机会”以走捷径,不顾市场的大趋势,实际上却走了更远、更长、更艰险的路。

  做任何一件事情,都需要一些时间让它自然成熟,假如过于急噪、没有耐心而又不甘心等待的话,就会“欲速则不达”,甚至常常会遭受破坏性的阻碍。因此,任何真正的成功者可能各具特点,但他们一定都有一个共同的品质,那就是都有不同凡响的耐心,看到过狮子是如何捕猎的吗?它耐心地等待猎物,只有在时机及取胜机会都合适的时候,它才从草丛中跳出来,成功的炒手具有同样的特点,他决不会为炒而炒,他耐心地等待合适的时机,然后才采取行动,索罗斯就将自己成功的秘诀归于“惊人的耐心”,归于“耐心地等待时机,耐心地等待外部环境的改变完全反映在价格的变动之上”。

  遗憾的是,“交易要具有耐心”,这谁都明白、听起来很简单的道理做起来却不容易,这是因为,它和人性中的某些本能因素是相背离的:真正长时期地理性地交易是如此的“单调无味”,出于赌性的本能,新手们就喜欢不顾市场外在条件在市场跳来跳去寻找刺激;市场常常会出现时间不太短的风险大收益小的市场阶段,但“知之不可为而为之”、“要做别人做不到的事情”而总是进出市场“寻找和把握”机会则也是人性的本能使然;外界的喧哗和躁动也在每时每刻地影响着我们的情绪、判断和耐心……

  “春天”才是播种的季节,无论你多么喜欢花,你也不能在冬天就将种子播入土地,我们不能太早,我们也不能太迟,我们必须耐心地等候,耐心地等候到正确的时间、耐心地等候到正确的环境,然后我们才可能做正确的事情。耐心,看视平凡,却是一种伟大的品质!它使心浮气躁者变得清凉,它使忿恨不平者得到温馨,它使烦恼痛苦的人感到舒畅,它使心灰意冷的人受到鼓舞!

  如果我们没有耐心,在这个充满机巧的人世间,我们又能够真正作成一件什么事情呢?

  决定市场走势的最直接因素是什么?是市场的群体心理!那些在书本上所宣称的对市场有重大影响的诸多因素,如宏观经济因素、如重大政治事件、如大型技术走势形态等等,无不是首先作用于人们的心理、透过人心而影响人的行为从而影响市场走势的,因为,组成市场的本质上正是参与市场的人们自己而不是其他任何别的东西!

  人类群体心理的作用力之大是超过人们正常思维的想象的:我没有参加战争经历的体验,但我却常常惊叹于二次世界大战中所谓“武士道精神”作用下绝大部分日本人的疯狂、惊叹于绝大部分德国人对“希特勒”的“愚忠”;我无缘亲身体会“**”的狂热,但我却亲眼见到太多因为无理性、无节制地追求金钱而狂热得将自己本已就有的幸福断送了的人们;布鲁诺只是因为坚持“日心说”,就被那些认为“肯定是太阳绕着地球转”的人们狂热地活活烧死;而在投机市场上,我们常常可以观察到在强大的市场群体心理作用下形成的滔天巨浪或“无底”深渊…..

  群体心理是透过相互感染和相互盲从而自我强化、强化、再强化的:有报导说,一个出身不久的小孩被狼偷走后最后变成了“狼孩”;有科学研究显示,将一个正常人投进疯人院,时间久了也要变疯;在一个牛气冲天的市场,绝大部分人最终都一定会牛起来的,而在一个熊迹毕露的市场,绝大部分人到一定时候也肯定会抛售……惯性。

  如何利用市场的群体心理来指导我们的操作,我的体会是:要顺应、利用市场群体心理,在牛气冲天的市场群体心理下,自己的操作不妨也牛一些,在市场群体心理比较谨慎的情形下,自己的操作就要常常“装熊”,我们不要做逆势操作的“英雄”,投机市场的历史已经表明,那样的“英雄”是肯定、迟早要付出沉重代价的。

  交易的过程是一个博弈的过程,长远而言,对博弈结果影响最大的不是资金大小、不是消息的多少甚至不是技术的高低,而是在确知自己心性特征前提下对群体心理的感悟、顺应和利用,记得有人说过:“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英雄”!

  海水本可以是平静无波的,但由于水性善变,风暴等外界的作用就能时常使我们欣赏到“秦皇岛外打渔船,一片汪洋不见”的景色;人的自性本是清净的,但由于希冀或恐惧的本能、喜欢或厌恶的偏好,感官与心识所接受的外界刺激往往也能使人们的情绪处于或狂热、或悲观的不断循环当中;期乐会qlhclubxx本来也是有其内在价值的,但由于未来的不确定性,外界的政策调整、时局变迁和做局诈骗等市场外在环境就甚至能够在人们心中衍生出种种猜测、幻想和期盼,这些群体心理和市场**的波动在不断地、周期性地构造着市场的峰谷浪尖。于是,我们看到的是旖旎的自然景色、斑斓的社会风云和起伏的市场。

  难怪有人感叹自然的奇巧、社会的复杂和市场的诡秘,也难怪有人却偏偏要说:“太阳底下没有新东西”。前者是在感叹事物的现象变化,后者是在感叹事物的本性不变啊!

  太阳底下有无新东西暂时还不是我辈所能完全感知的,但在我的记忆中,市场投机心理模式的变化好象并不多。半个世纪以前,美国股市历史上有名的成功大炒家埃德温?理费弗也说过:“纽约股市和战场一样,变换的只是武器,战略却是永恒的”;他还说:“……作为交易员,要**你可能称之为本能的冲动,在别人充满希望的地方你该害怕,在别人害怕的地方你该充满希望”。

  市场是由人组成的,作为交易员,研究人的因素不无益处!人们易于相信自己乐于相信的事情,同时,他们放任自己的心理,甚至积极主动地被通常投机中的贪欲或恐慌所左右,害怕和希望在心理本质上其实是相同的,因此,作为炒手,对投机者心理的研究,其价值一如既往!

  “在投机市场的历史上,没有人能够长时期地准确预测市场的每一次波动,但为什么却有那么多人能够持续稳定地从市场赚钱”?这是一个我曾思索多年的问题,我感到,我得到的诸多结论中最重要的一个是:成功的交易者也预测市场走势,但他从不与市场行情本身争论,他只是客观地根据市场的现实状况作出反应,不会设法去寻找这样或那样的主观理由来证明自己的正确。

  正确的投资方法可能有很多,正确的思维方法却应该是唯一的,自从有了上面的思考以后,我开始对自己的每次交易都制订交易计划并严格按计划进行交易了。按计划交易使我受益很多:交易计划能够促使我们在进行一定思考后才进行交易,从而有助于我们减少随意的即兴的买卖、减少我们在市场犯错误的概率;交易计划有助于我们以更加中性、更加客观的态度看待市场,从而防止我们思维的偏向和执著;交易计划有助于使我们认识到市场的复杂和多变,从而制订出不同情况下的不同应对措施,如此,当市场万一出现不利走势的时候,就能够使我们更加从容地进行处理;交易计划还能够使我们处理交易更加果断、更加干脆,有助于我们减少外在环境、市场杂波和自身情绪对交易的干扰,从而也就能使我们更加冷静和自信……

  买卖决定的唯一依据,不能让先入的自我之见左右我们的头脑”;“当操盘结果不尽人意,并进而对自己有所怀疑的时候,我们应该这样对自己说:就象赚钱是整个操盘表现的一部分,小额的陪钱也是兵家常事,它并不影响我的整体操盘技能,每次交易都获利非人力所为,我们能做到的只能是持续稳定地赚钱;当做得顺手、自己感到有点飘飘然的时候,我们应该这样告戒自己:操盘只是一个符合概率论的游戏,在顺利的时候要想一想当不顺利出现时该怎么办,要时刻提醒自己,不管现在做得多么好,但总是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因此自己没有什么值得得意的地方,而如果自以为是的话,就很有可能导致自己犯下不应犯的错误,到时候付出的将是金钱的代价。

  市场交易本质上是自己与自己的较量,而不是自己与别人、自己与市场的较量。”

 

关键词阅读:专业炒手 时局变迁 日损

责任编辑:左元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