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超称今年最好现金为王 任泽平却说这是个坑!

1评论 2017-04-28 06:51:25 来源:网易财经 这一指标帮你把握七月趋势

  日前,海通证券(行情600837,买入)(行情600837,买入)首席经济学家姜超方正证券(行情601901,买入)(行情601901,买入)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在投资者今年是否应该秉持“现金为王”理念的问题上产生了分歧。

  姜超表示,由于美国加息、国内金融去杠杆、央行政策收紧等因素,美林投资时钟已经静止不动。从今年4月份开始就变成纯粹的现金为王——股市、债市、商品都在下跌,而现金一类资产收益率是最好的。姜超表示,短期在国内现金就是最好的投资标的。很多对“现金为王”的理解存在误区,以为拿现金不赚钱,但其实“现金”指的是货币类资产。他还以余额宝为例解释成,余额宝的收益率目前已经到4%左右了,比去年的2.5%已经高很多。

  任泽平则表示,他很奇怪为什么很多人讲“现金为王”,因为研究宏观的人要知道一个常识,“现金”只有在危机时期拿一拿,平时的大类资产配置中一定是不能拿现金的。逻辑很简单,第一是货币超发。他还以房价举例称,“过去一两年北京的房价翻了一倍,随便一套房子涨五百一千万,手里的钞票就贬值了。什么叫现金为王?有多少人一辈子能够挣一千万呢?什么叫现金为王?我说,现金为王是个坑,这个坑而且很大。”

  实际上,本次对于“现金是否为王”的争论已经不是姜超和任泽平两位经济学家观点出现分歧了。就在不久前,两人对于“新周期”是否启动这一问题也持有不同的观点。

  任泽平表示,中国经济步入增速换挡期“经济L型”的一横,正站在“新周期”的起点上。主要理由有三个:第一个,新周期需求的复苏是超预期的;第二个,是供给的出清;第三个,新政治周期的开始。

  而姜超则发布了一份名为《是新周期启动,还是繁荣顶点?》的研报。在这份研报中,姜超提出,从生产来看,出现明显分化的现象,尤其是从微观的产品产量增速表现来看,完全看不出3月份工业增速的跳升。此外,对于需求回升的说法,姜超也提出了质疑,他表示,在把价格上涨因素剔掉以后,1季度中国的内需已经开始下滑,只有出口还在改善。

  姜超最后总结称,对于中国经济而言,任何靠货币超发和地产泡沫换来的回升都注定是短暂的,而应该利用经济难得的企稳时期,加大改革力度,释放金融风险,才有可能迎来真正有希望的未来。

  个人简介

  姜超,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清华大学经济学博士,2013年加入海通证券研究所。2006年新财富债券研究第一名(团队成员),2008、2011年固定收益研究第三名,2009、2010、2013年该领域第二名,2012年第四名,2014年第一名。2011年宏观经济第二名,2012年第五名,2013、2014年第一名,2016年新财富最佳分析师宏观经济组第一名。

  任泽平,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曾担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室副主任、国泰君安(行情601211,买入)(行情601211,买入)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科技部国家高新区升级评审专家、中国投入产出学会副秘书长、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兼职研究员等。2011、2012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量化绩效考核排名第4、6位。2015年新财富最佳分析师宏观经济组第一名,2016年新财富最佳分析师宏观经济组第三名。

  相关阅读:

  海通证券姜超:今年炒股买房要小心 最好现金为王

  目前对资产配置争议比较大,因为很多人说今年的机会应该在于股市,因为大家觉得房子涨得太多,债市利率比较低也没有机会。我们认同,今年上半年,股市确实会有机会,但到底有没有风险。我们的特点是除了揭示机会,也经常提示风险,比如2015年6月我们说这一轮市场属于大水牛,当央行收紧就开始有一些变化,但这次股市是有盈利支持的行情,判断的关键在于到底经济是继续往上走,还是说也有回落的风险。

  在我们看来,这一轮经济增长是地产回升的滞后的结果,但是目前对地产有没有下滑争议比较大。我们监测的数据显示,今年3月以后的地产销量已经明显下滑,但是官方数据显示3月全国地产销量依然还不错。

  目前大家有一个重要的争议,认为中国的三四线有点像十年以前的一二线,只要他们不停增加收入,可以在这里买房、买家电,中国的经济可以靠房地产再来一遍。但是我们发现,目前三四线的销量好转的背后是政府掏钱在三四线买房子,因为目前央行每年直接1万亿psl给到了国开行,国开行在各地贷款加大棚户区改造的力度,而且主要是货币化安置,直接给大家发现金,相当于央行直接给大家发钱在三四线买房。过去的一二线繁荣是央行对每一个产业直接提供货币,产业好带动收入上升,带动地产消费向好,现在三四线是央行直接把钱给到地产,如果没有其他产业的支撑,三四线地产回升的持续性就会打一个问号,所以说地产的繁荣到目前为止分歧比较大。我们比较担心的是如果地产销售不能持续,那经济还是有下行的风险。

  回到资产配置的模型,这块我们也听到很多争议。做资产配置我们习惯看投资时钟,有人批评投资时钟不准,转得飞快。因为过去一年中国经济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我记得在去年年初大家讨论的核心是通缩、衰退,但是去年下半年经济一下过热了,商品价格暴涨,股票也在涨。其实,过去一年中国的投资时钟在飞快转,一下子从衰退到了过热。从去年12月到今年3月又发生了变化,股市、债市都没涨,但是现金收益一骑绝尘。我看到最新情况是中国最大基金公司规模已经突破了一万亿,余额宝其实就是货币基金,货币基金收益率在去年12月以后大幅度上升。在今年3月以前商品还在涨,现金和商品一起涨,是经济在滞涨期的标志,隐含的微观逻辑是今年以来的经济其实没有去年4季度那么好,比如地产和汽车销量增速都开始回落了。通常在经济到滞胀时期以后,经济已经开始回落,经济回落意味着通胀压力的缓解,经济可能会重新回到衰退期,这时候央行紧缩预期会改善,意味着新一轮货币宽松正在酝酿。所以按照过去大类资产配置的经验,大家会从股市转移到债市,股市里面会从周期转向成长转向消费,只是配置方向的变化。

  但这次又和以往不一样,今年我们发现美林投资时钟居然停下来不动了,本来应该是经济回落、货币宽松预期开始出现,结果我们发现由于美国加息、由于国内的金融去杠杆,央行政策还在收紧。从今年4月份开始就变成纯粹的现金为王,股市、债市、商品都在下跌,而现金一类资产收益率是最好,短期在国内,我认为现金就是最好的投资标的。而且很多人对现金为王的理解存在误区,以为拿现金不赚钱,其实我们说的现金指的是货币类资产,你看一下余额宝的收益率已经到4%左右了,比去年的2.5%已经高了太多了。

  任泽平:现金为王是个坑 这个坑很大

  我也很奇怪,为什么很多人讲现金为王,因为研究宏观的人要知道一个常识,现金只有在危机时期拿一拿,平时的大类资产配置中一定是不能拿现金的,逻辑很简单,第一是货币超发。举个例子,过去一两年北京的房价翻了一倍,随便一套房子涨五百一千万,手里的钞票就贬值了,什么叫现金为王,有多少人一辈子能够挣一千万呢,什么叫现金为王,我说现金为王是个坑,这个坑而且很大。

  还有一个坑就是卖房炒股,2014、2015年很多人喊,结果会发现,卖房炒股也是个坑,所以我觉得很多流行的观点,根本没有做过历史数据的追踪,缺乏逻辑,缺乏数据的佐证,我们对这个观点都是不赞同的,坦率地讲,我们觉得比如说今年,股市的收益率肯定超过现金,局部地区的房地产市场也有长期的投资价值,因为我们对中国经济乐观,而且包括企业,现在工程机械企业的定单百分之几十的增长,它的生产,企业的盈利也在恢复,怎么叫现金为王呢。

  任泽平:站在新周期起点上

  中国经济步入增速换挡期“经济L型”的一横,正站在“新周期”的起点上。

  新周期新在哪?一是供给出清。经过长达6年的去产能、通缩和资产负债表调整,钢铁煤炭、水泥、玻璃、化工、机械等传统行业大量中小企业退出,龙头企业压缩产能,行业集中度大幅提升,叠加供给侧改革去产能加码扩围,传统行业竞争格局优化,步入剩者为王、强者恒强的时代,我们在2014年预测的“新5%比旧8%好”开始得到验证。大量无效僵尸产能虽然在册,但已经很难复产,导致行业利润集中度大幅高于产能集中度,甚至有些行业进入寡头垄断的竞争格局,行业龙头企业通过机器换人、提高环保标准、银行限贷等建立进入壁垒。龙头企业利润率、资产负债表修复和产能利用率远好于行业平均水平,开始收割胜利的果实,但是由于刚刚经历过去产能的漫长冬天,企业对于大规模扩张新产能仍然十分谨慎,仅限于过去被推迟的设备更新升级,产能扩张周期尚处于将来未来的阶段。

  二是需求复苏。出口贸易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逐步复苏,主要驱动力来自美欧经济加速外需改善以及2015年8月-2016年底人民币对美元贬值14%,在补库存、周期加速器、特朗普财政扩张预期等推动下,美国PMI、CPI、PCE、薪资等主要经济指标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开始加速,经济露出从复苏走向过热的初步迹象,美联储加息预期频率提升。受益于出口复苏和设备更新,2016年下半年以来国内制造业投资回升,制造业投资占全社会固投的31%(基建占25%,房地产占23%)。由于一二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去库存比较充分,长达两年多的房地产市场繁荣使得开发商现金流十分充裕,在补库存需求带动下,房地产投资将超预期回升,预计2017年房地产投资增速4%-5%、上半年6%以上。2016年下半年地方政府换届接近完成,新的一轮基建锦标赛正在上演。受PPI大幅回升和2014-2015年降息降准带动,实际贷款利率(金融机构贷款加权利率-PPI)大幅下降,由于负债成本较低和以土地、商品、原材料等代表资产价格上涨,企业融资需求开始恢复。

  三是新政治周期开启。2016年下半年地方换届基本完成,2017年10月19大将开启新篇章。

  政策基调正从稳增长转向促改革和防风险。中美同时步入新一轮加息周期,但背景和目的不同,美联储加息旨在逆周期调控,中国结构性加息旨在去杠杆、防风险、稳汇率,防止以钱炒钱,鼓励资金脱虚向实。上调公开市场政策利率将会直接抬升短期资金,进而对长端债券收益率带来压力。但由于中国利率市场存在的分割和利率传导机制不畅,对于存贷款利率的广谱利率直接影响有限。当前企业融资结构以贷款为主,因而政策利率上调对经济周期复苏短期影响有限。新货币政策框架下的加息周期已经启动,紧货币宽信用。

  姜超评首季经济数据:是新周期启动还是繁荣顶点?

  4月17日,统计局公布1季度经济增速达到6.9%,创下过去1年半的反弹新高,而且已经连续两个季度回升,到期经济是在启动新一轮周期,还是处于繁荣的顶点?

  过去一年中国经济企稳回升,从表面看是地产和基建两大需求的回升,但其背后各对应着10万亿的新增融资,我们统计16年中国银行(行情601988,买入)(行情601988,买入)业也一共增加了30万亿的资产,扣除部分在海外和央行账户上的准备金资产,国内部分净增加了25万亿的信贷资产。

  问题是这25万亿的信贷资产是如何投放出去的?

  大家所熟悉的是传统的商业银行,左手吸收存款,右手发放贷款,按照这样的模式,银行所创造的信贷资产永远都不可能超过其存款的规模。

  但是16年银行体系增加的存款只有15万亿,其实只能够支撑发放至多15万亿的信贷,那多出来的10万亿,实际上是通过影子银行创造出来的,大家通过各种创新的金融工具吸收货币然后发放信贷。

  也就是说,在过去的几年,中国的银行业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传统的商业银行业务在萎缩,而影子银行在迅速壮大。

  与传统的商业银行相比,影子银行有着诸多优势,比如其吸收货币不需要缴纳准备金,因而可以无限地创造货币,同时将资产转移到表外,可以逃避对银行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占用的监管。

  其结果是中小银行在过去几年出现了超常规的发展,许多银行每年的资产增长都在50%甚至以上,整体银行体系在16年资产增长了16%。

  问题是央行每年会制定一个M2目标,比如说16年的M2增速目标是13%,其考虑的是7%的GDP增速目标和3%的通胀目标需要,还略有结余。但是16年的银行资产负债增速高达16%,远超了10%的经济通胀合计目标,这多余的部分其实就是过去两年地产泡沫的根源,因为影子银行的发展失控,导致货币严重超发了。

  其实对于中国经济而言,按照去年74万亿的GDP规模,每年实现7%的GDP增长和3%的物价增长,再给定3%的空间,每年10万亿的货币其实就绰绰有余了。其实在10年以前的2007年,当时我们每年的新增货币就和新增GDP相差不大。但是在过去的10年间,我们每年的新增GDP变化不大,保持在5到6万亿人民币,但是新增的货币从07年的7万亿上升到去年的30万亿,而为了创造这些货币,我们的银行业已经面目全非。

  但是影子银行的特点是极不稳定,一旦有风吹草动,就容易发生踩踏。

  所以在今年央行开始实施MPA监管,其核心含义就是把银行从失控的发展中拉回来,将银行的资产增长和其资本充足率以及央行的M2目标挂钩,如果银行想要实现50%的资产增长,就必须拥有50%的资本充足率。如果资本充足率只有13%,那么就只能按照13%的增速扩张。这意味着MPA考核如果严格实施,影子银行的高速扩张时代就结束了。

  而银监会在过去两周下发了7个文件,其核心也是指向各种影子银行,包括银行理财、同业业务等等,如果这些监管政策得到严格实施,其实都意味着信用从扩张向收缩的转化,而地产泡沫将会面临严峻考验。

  而对于中国经济而言,任何靠货币超发和地产泡沫换来的回升都注定是短暂的,而应该利用经济难得的企稳时期,加大改革力度,释放金融风险,才有可能迎来真正有希望的未来。

关键词阅读:现金 姜超 方正证券 政治周期 周期调控

责任编辑:吴晓璐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