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拉涨的螺纹 底气在哪里?

1评论 2017-07-04 07:50:40 来源:扑克投资家 完整呈现002247的打板逻辑!

  来源 | 珠江汇投资俱乐部,ID:zhujianghuiclub

  编辑 | 扑克投资家

  声明:本文为招商期货黑色金属研究主管 赵超越 先生在"珠江汇"闭门行情研讨会上的分享

  大家好,我是招商期货的黑色研究负责人赵超越,首先感谢中信期货,感谢“珠江汇”给我这个机会在这边给大家做一些分享。

  其实最近几年我在思考一个问题,做期货的投资者或者期货公司靠什么能够在这个市场上生存下去或者说能够挣到钱?因为大部分的情况看下来,我们处理产业细节的情况上肯定没法跟嘉吉、热联、建发这种现货贸易公司比。以前同事他们当时对整个期货研究、整个市场的供需判断没有任何逻辑和概念,大概通过两三年的时间,他们现在的期现业务和期货套保已经做的非常成熟了。

  他们甚至跟我说我们先进要做山东临沂地区带钢的平衡表,他们可以对产业的研究做到这么细,他们可以告诉我最近上海的现货我们准备做热轧和期货的套利,但是热轧里面我们还要分是做C料还是做低合金或者做普卷。

  另外如果再看中长期的,比如说看整个货币政策或者说对整个宏观经济的判断,仿佛做期货的这帮人大部分,我不说绝对,感觉他们的长处并不是在处理这种宏观政策和中长期的逻辑。后面我总结下来,可能黑色期货投资的特点是更加专注于中短期,兼顾宏观。如果整个体系搭配的比较好,工业品之间的联动关系还是比较强的,期货公司可以避重就轻,我比做宏观的了解现货,我比做现货的了解宏观,我更加专注于在中观产业1-3个月的变化。

  如果我之前接触一些现货企业,他们可能对现货的把握敏感度非常高,如果你缺乏整个大的宏观判断,就很容易陷入一些现货的细节。像2013年到2015年这一波黑色的大熊市中,我接触到很多贸易商或者钢厂,一碰到钢厂亏损就去抄底,或者说碰到哪个大矿山减产或者国产矿减产他就去抄底,然后就会忽略整个经济大趋势,有效需求不足,整个往下行的大趋势。

  我们最近一两年尝试了很多这种工业品之间的快速套利,我们公司有做PVC橡胶以及玻璃的同事,我发现平时早会、平时做报告都是他讲他的,我讲我的,反正大家讲的东西是完全不一样的,完全不一样的逻辑,完全不一样的数据,最终我们去看品种运行的K线其实是非常相似的。整个去年螺纹钢一年的K线和橡胶一年的K线几乎是重叠的,而且最近3-5年螺纹钢和玻璃、螺纹钢和橡胶、螺纹钢和PVC、热轧和PP其实走势的重合度都非常高,我在想是不是大部分的时间工业品都是在交易需求。

  虽然说我们大家各讲各的供应端之间不同,但大部分时间我推测都是在交易需求。如果需求相似的品种在供应端出了比较大的劈叉,市场投资机会就会比较大,像今年的螺纹钢和铁矿一个增产一个减产,和今年的螺纹钢和橡胶一个增产一个减产。

  我们自己定义叫黑色系,但其实如果看需求,所谓的黑色系是地产建材产业链,这个图左边的都是偏上游、偏原料端的,比如说煤碳、废钢、铁合金、铁矿,中游是以钢厂为核心,我们叫黑色产业,下游这些品种都是跟房地产或者跟建材相关的。我们以房地产这个周期来做研究,发现其实很多工业品传导路径还是挺强的,一轮周期起,2015年底或者2016年初开始整个房地产的开工投资在往上走。

  我们为什么更关注房地产投资和房地产新开工?因为都是在投资打地基这个阶段,新开工这个阶段用螺纹钢的比例高。当房地产一轮周期下来大概18个月,后面的6个月可能玻璃、PVC用量比较大,尤其是后端竣工端、装修端,同时房地产起来之后就会拉动工程机械、基建、重卡物流这一块,拉动了热轧、橡胶的需求,再往后就是家电制造业。

  去年3月份去美的调研,当时房地产的销售和投资都起来了,但是美的给我们的反馈说家电卖的不好,他们怀疑是不是这个房子都在炒,并没有实际需求,但是去年下半年整个家电和汽车的销售都是超乎市场预期的,那就说明从投资到家电的消费确实是有这么一个传导的周期和路径在。像汽车这种既用到钢材、冷轧,又用到很多工业塑料,包括家电也是,既用到钢材又用到工业塑料,所以热轧和PP的价格也是有一定的相关性。

  大部分时间我们认为工业品都在交易需求,因为当这个需求相似的品种的供给端出现比较大的政策错配或者说自身产能周期错配的时候,市场上就会出现这种比较好的劈叉交易机会。

  像今年为什么螺纹钢那么强,就是供给侧改革在国内,而为什么有一些进口端的品种那么弱,就是因为国外没有供给侧改革,它是一个相对自由的市场。这个图显示的是螺纹钢和橡胶的指数,大家可以看到2016年的重合度非常好,从2013年到2016年整个总体的走势和节奏都是比较相近的,但是从今年2月份开始两个市场就完全劈叉了,一个是高度依赖进口的市场利润好,因为进口量爆增,一个是国内供给侧结构改革的市场。尽管螺纹钢最终没有冲4000,当时3月份的时候很多人看冲4000的,但最后成本坍塌了,结果螺纹没有冲4000,而一直在3000-3300这个位置高位增长,相对于工业品已经表现的很不错了。

  包括螺纹钢和玻璃,我看K线基本上就是两兄弟。螺纹钢和PVC,除了波动率有些不同,但是大体的趋势还是非常接近。热轧和PP,在2014到2015年这一段时间内可能因为自身产能周期的原因走势有些不一样,但是到后面在交易需求的时候走势是非常接近。然后是螺纹钢和铁矿,前面从大方向来看市场交易需求的时候走的非常近,但当今年供给端出现大差异的时候就开始劈叉。这是我们的一些感悟,如果做现货投资的话,可能更加关注于中观,但跨工业品其实大部分的时候是交易需求,而且有很多这种劈叉的机会可以做。

  我们对下半年的走势是偏乐观的,总体来看铁矿石虽然说没有到位,但已经接近一些高成本矿山的边际成本,螺纹钢这边电炉的复产暂时也没有那么顺利,可能有一个政策时滞。制造业从今年2月份开始的去库存,在5月份已经基本结束了,下半年不见得会大补库,但是热卷至少不会成为一个猪队友,而且整个冬天的政策现在了解下来确定性还是挺强的。今年的铁矿大家也看的很清楚,主要就是产能投放,像铁矿这种产能周期和市场价格还没有太多的关系,因为像这种大矿山增产基本上都是2-3年之前的投资到现在增产,今年刚好是高价格对上的增产周期。

  今年我们测算下来大概有8000多万吨的外矿增产,但有四五千万吨是计划内的,就像罗伊山、淡水河这种都是计划内的,跟价格没有太多关系的。罗伊山可能有1000万吨左右的浮动,但这部分计划内的增产只要价格不达到40美金以下,应该它们的计划性影响不会太大。另外还有两三千万吨的增产是受价格刺激出来的,比如说这些国产矿,今年增产增的比较多的,以及印度矿和欧洲的小矿山。

  之前年底在90美金左右价格高位的时候我们估算下来可能今年是2000万吨的内矿和8500万吨左右的外矿增产,4月份之后价格达到五六十之后,国外矿山的增产计划会有一些调整,但总体来说内矿的变化不大。外矿我们估算下来可能还是有6500万吨,并且全年合计还是有900万吨。今年外矿往国内发货的增量减去今年粗钢量的增加,基本上跟库存增加的数是可以对得上,差异大约在1000万吨以内。今年大概增了3000多万吨的库存,因为今年加大了外矿的使用比例,把粗钢量增加去掉,跟外矿的发货基本上对得上。

  我仔细看了一下,今年像这种计划性比较强的矿山比方说力拓之前年底公布的计划就是预测增产500万吨,但是它1-6月份往中国发货已经增到650万吨,今年往中国发的计划已经完成了。我们之前给它预计的是1000万吨的增产,但它1-6月中已经往中国增发了1100万吨。还有像淡水河谷全年是2000万吨的增产,它上半年基本上按照节奏走。罗伊山因为数据跟不到,但是看澳洲往中国的发货量减去澳洲三大矿山的发货量,澳洲中小矿山的发货量今年上半年也是增了1000万吨。

  总体总结下来,今年计划性强的这些矿山其实已经完成全年的目标任务了,但现在也听说大矿山因为价格跌下来之后有一定的想调整发货速度的计划,尤其是计划性不强而且受价格波动大的这部分矿山,计划量可能会受价格影响。我们大概测算了一下,今年增产最多的是印度矿,印度矿光1-4月份往中国发就增了1000万吨,我们之前给它全年的预计量才1000万吨,相当于它可以往中国发4000万吨,比去年的量增了3000多万吨。所以今年港口矿如果光看进口的话,最大的增量应该就是在印度这边。

  现在的铁矿石价格虽然说现在绝对价格还是在高位,相比当时2015年的价格达到40美金,而现在价格还有55-60,但是现在整个价差结构是完全扭曲的。基本上进入2015年下半年,尤其到四季度钢厂就已经全面亏损了,当时高品矿和低品矿都是泥沙俱下,反而今年价格达到低位的时候钢厂暴利,钢厂1000多块钱的利润导致它挑食,现在高品矿虽然有很高的议价,但是中低品的矿价格就非常差。像印度矿往中国卖是按6折定价,那么现在我推导回去,它的FOB价格也就在20-25美金,所以已经接近了印度矿的成本。

  目前了解下来他们因为雨季的情况减少了发放量,雨季结束之后这个发放量能不能够恢复正常,我觉得是有打疑问的。再说澳洲低品的价格,当年最低的时候是达到了260,但现在的价格已经达到300,而高品的价格就没有任何问题,高品PP粉的价格现在有430,但是2015年最低的价格是达到300,PP粉这种中高品与上一轮比还是有100多块钱的价差,但是这种低品的价格就只剩下三四十块钱的价差。

  当时2015年那一轮熊市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当时的经济不仅仅是中国不好,而是全球性的经济萧条。我们以粗钢产量为代表,当时2015年底到2016年初全球的粗钢产量都是负增长5%左右,现在全球的粗钢产量增速在2%-3%左右。大家经常说2016和2017年整个全球的经济都是在弱复苏,现在的经济确实比当时2015年要好,那时是达到了四大矿山高成本FMG的成本边界,FMG的成本当时大概在35左右,都说空到FMG破产。

  当时是在全球经济比较差的情况下能够摸到四大矿山高成本的边界,现在在全球经济弱复苏的背景下能不能够摸到非主流的这种高成本矿的边界,我觉得是打不破的,而且现在往下看空间也不太大,也就是大概40块钱10%左右的空间。

  目前整个市场预期我觉得有变化,尤其是2015年那一轮行情,当时远月都看的非常悲观,一直往下空,而且远期一直是远月结构,后面证明了市场远月的定价过度悲观是错误的。后来伴随着现货涨的过程中,远月是先修复贴水,再跟随现货一起上涨。当时的远月可以算两部分的钱,一部分是过度低估的钱,一部分是现货上涨的钱。根据现在整个市场的价差结构,经过两年之后这个市场对铁矿石的认识会更深刻,也更加理性。尤其是现在的价差结构,年铁的九一价差已经到10以内,甚至接近到平水,说明国内市场对远月的价格不是特别悲观。

  掉期市场之前一直都是远月贴水,数据从1月份开始的,可以看到一直都是远月贴水,直到6月23号。截止到前两天的数据显示,基本上年铁的价格也是远月平水的状态。我们对铁矿石的判断在于,一是现在全球经济虽然不差,但很难摸FMG的成本,甚至很难摸到高成本非主流矿的成本。二是现在高品没问题,但是低品矿,像有些澳洲50多品类的矿甚至包括印度矿都已经有些难受了,可以边际上去观测他们的产业行为。三是市场对远月的预期并不悲观,可是如果现在再往下空,要想一想谁来帮你接这个盘。

  铁矿石确实没有太多本身能够往上的驱动,市场往上涨的时候它能跟一跟,市场平稳的时候它可能阴跌,毕竟港口的库存还是在积累,虽然现在是1.4个亿,但可能会累到1.5个亿甚至1.6个亿,因为下半年还是发货计划的。我觉得铁矿石至少不会成为一个拖累钢价上行的猪队友,至少它不会说像上半年那样从90跌到50,导致螺纹钢涨不上去,反而把螺纹钢的利润拉大了。

  我们假设如果3月份的铁矿石不往下掉,你再给螺纹钢1000块钱的利润空间那么螺纹钢应该是能够上4000的,最终螺纹钢的基本面只能决定螺纹钢的利润,决定不了螺纹钢的决定价格,因为中频炉去的太多,保不齐成本再往下走,这是我们对铁矿石作出的判断。

  另外,讲讲螺纹钢政策这一块,其实我们从去年12月份写年报的时候我们就推了第一个策略,总共推了三个策略。第一个策略是3000以下买螺纹钢,我们最近捋下来觉得供给侧改革这个事情其实政府的思路在钢铁上面是很清晰的,因为煤碳这个行业国有程度高,政府能管得住,但钢铁这个行业一半国营一半民营,政府是管不住的,所以它是循序渐进来的。2016年政府实行去僵尸产能政策,对钢厂没有什么实际影响,政策又完成了。去年政府报的是6500万吨,各个省加起来总共去掉了八九千万吨的僵尸产能。然后到今年上半年找一个相对而言有原罪的行业,出台打击地条钢政策。

  去年年底有很多投资者不相信,因为当时螺纹钢的利润已经高了,绝对价格也已经高了,在这么高利润的情况下要压人家的产量,就相当于你要跟民营企业抢钱,但实际上情况是从12月份开始打击。基本上5月份地条钢就绝迹了,在下半年可能就是去小高炉和再生产能,再往后可能就是慢慢地整合钢厂,提升产业的集中度,我觉得政府的思路是从易到难,是有序的在推进供给侧改革。而且从去年的煤碳到今年的地条钢来看,这个政策的执行率我觉得是不用去怀疑的,包括我们了解的信息,在1月份的热卷政策上面是有很大的政策红利。

  地条钢占螺纹钢20%的产量,占粗钢7.5%的产量,打击完之后螺纹钢的利润去了约1000。今年年底热卷京津冀地区限产50%,四个重点城市的产量占全国热卷的20%,以及整个河北占热卷产量的40%。我们觉得如果螺纹钢打掉20%的产量利润能给1000的空间,热轧卷板是不是打掉20%的产量利润也能给1000的空间。5月份电炉达到大贴水的时候,曾一度贴水700块钱,700块钱其中隐含了两个非常大的空头逻辑,其中一个就是对电弧炉的争议。

  现在好像市场情况更加明朗一些了,但是我们了解到还是有很多人不信。多头对于电弧炉的看法都很有道理,一是空头认为高利润不可持续,二是去年年底到今年2月份确实定了很多电炉设备出去,大概产量有三四千万吨,认为这么高的利润刺激下设备到位一定会马上出产量,而且会保持一个很高的产能利用率。而且确实1-5月份石墨电极的价格翻了倍,电炉耗材的价格翻倍,我们拿到的数据显示产量占到了30%,而我的钢铁数据说产量占了40%。但是对于电炉这个事情我们认为复产是有难度的,我们觉得不能光看着利润去做头寸,因为这个利润是政策的结果,如果政策不放开利润就会保持。

  现在你看螺矿比,包括卷矿比,尽管是维持在高位,而且尽管市场利润那么高,但是它还是在波动往上的,还是没有大幅度下调,所以我觉得矛盾点不是在利润而是在政策。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是,电弧炉确实炼钢还是挺有技术的,当嘉吉时宋总说热轧转螺纹钢都找不到工人,电炉因为涉及到吹氧经验,技术比中频炉复杂很多。我认识东莞一个厂,在2013年上了中频炉,上了中频炉之后他跟我说炉子一直做不顺,就是因为招不到合适的懂技术的人,大概用了两年才达到一个顺产的状态。所以我觉得现在即使电弧炉炼钢有800-1000块钱的利润,但是这么高的利润下,这个设备从产能到位到产量到位中间还是有很长的时滞。

  现在了解到目前大概有800多万吨的电炉设备已经到位了,但是实际产能利用率不到40%,就是因为各种技术设备改造的问题,而且真正的电炉高峰订单应该是3-4月份,如果产量大规模的释放,按半年周期推应该是在9月份以后。我们做期货经常会关注中短期,而且大家经常会教一个东西,叫做政策时滞。

  当年1701的动力煤其实政府已经放开330,当时多头其实也就是一个政策时滞,认为从政策出台到产量兑现会有一个时滞,所以我觉得做螺纹钢的1710可能也会出现电炉的政策时滞。可能中长期来看电炉替代中频炉是产业升级的一种模式,因为期货关注的是短期也就是1-3个月的问题,从时间差上面来看,在1710合约上面未必能够反映得到电炉的产量。而且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当时空投的逻辑是认为6月份之后就能复产,现在6月份过去了,螺纹钢的社会库存已经连续横着四周,说明电炉复产这个事情短期来看是不靠谱的。

  关于电极消耗这个问题,我们还了解到的轻快是之前像沙钢那种钢厂是电炉转炉化,因为以前铁水便宜,电炉里面加70%的铁水和30%的废钢,这样的话电极消耗是比较少的。现在这部分的电炉又重新回来,电炉矿可能要加回70%的废钢以及30%的生铁,这样的话它的电极消耗是增加的,但是这样粗钢产量还是不变的,一炉还是60吨的钢水,所以因为这个原因电极消耗变大了,但是我的粗钢产量并没有增。

  现在电炉厂也有囤积石墨电极的情况,我们了解到是因为好多电炉厂看好后市,而且股价又涨这么高了,有的甚至囤了半年的石墨电极。我觉得电炉这个事大家可以去关注另外一个期货品种-鸡蛋,两者有点相似,一个供需紧平衡而且库存又十分低的品种,在很小的需求变化情况价格都能翻倍。如果这个行业是几乎没库存的话,像鸡蛋也就15天库存可以算作几乎没库存,而且夏季它库存更低,但一旦它的需求涨到3%或者5%价格都能翻倍,所以我觉得并不是说石墨电极的价格翻倍了说明石墨电极的需求就翻倍了,它不是这种呈正比的关系。

  现在我们了解到电弧炉的政策还是比较模糊,现在政府既没说它行也没说它不行,目前比较积极的是四川的政府,因为确实四川的钢铁是比较缺,现在差不多成了全国最高价的螺纹钢,因为相对于长流程炼钢它是属于内地,既缺煤碳,又缺铁矿。我们问当地的贸易商,了解到四川的中频炉占比可能能占到40%,所以说它现在需要大规模的从陕西地区调螺纹钢过来,四川政府是非常鼓励想要重新上电炉来替换的,他们给中央报的政策是打击掉了1100万吨的中频炉产量,因为他们想减量置换,重新上900多万吨的电炉。

  但是实际了解下来的情况是,这个事情暂时还没有得到一个明显的答复,我觉得如果四川能放开,那么这个电炉的投产复产可能会快一些,我们认为至少从交易时滞的角度来看,电弧炉这个事情的产量在10月份合约是兑现不了的,本来这个会早点开是有很强的收基差的机会。我记得6月中在上海的时候,包括我们当时去嘉吉交流,市场的主流观点还是认为电炉要复产,当时还有五六百的贴水,但现在过了一两周的时间,大家已经看到螺纹库存增不起来,感觉市场已经开始慢慢在证伪这个逻辑。

  这个大贴水还隐含着另外一个逻辑,觉得下半年需求不好而且需求要崩,因为现在房地产限购了,销售两也下来了。根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我们认为一个观点是,其实今年的需求端是非常平稳的。今年市场需求端没什么好交易的,所有的需求波动其实都是源于投机库存的波动尤其是去年年底钢厂订卷板,贸易商都订不到货。我们去年年底看到螺纹钢已经开始在社会库存主动累库存,但发现卷板的库存还是降的,并不是说卷板贸易商悲观,而是真买不到,货都给大终端抢走了,大终端一直补库,基本上已经补到今年二三月份。

  去年3月份经济开始复苏的时候产业都不信,当时我跟券商去武钢调研,武钢说根本需求就不好,大家实际都是在炒预期,根本订单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但等经济持续复苏了半年之后,大概到九、十月份,我们发现所有的中游制造业都开始在补库存,不管是家电,还是汽车,甚至包括我们同事做镍的也说镍和橡胶也都在在囤货,而且轮胎和中卡也在囤货。

  这一轮补库存周期基本上在今年二三月份都已经结束了,因为二三月份之后经济指标并没有进一步的往上走,从2月份到5月份又有一波很强的去库存周期。其实看真实需求是比去年好很多的,那就说明其实分销的这部分贸易商零售的量不差,今年上半年不好是因为去年大终端吃饱了,今年吐了一点出来,所以说我们觉得今年的需求是很平稳的。

  为什么对下半年的预期还不差呢?我觉得是主要是两个方面。去年最早开始限购是10月份,但当时是因城施策,没有全国范围内的限购,而今年3月份之后确实房地产的销售量下来了,3月中的地产政策是配合金融政策的,央行开始紧缩房地产的房贷比例,很多城市发现二套房的首付比例提高了,一套房的房贷审批速度也慢下来了。总体看下来,尽管3月份房地产销售从20%几降到10%之后,但房地产的投资其实总体还是稳定在8-10左右,包括我们监测我的钢铁螺纹钢的成交量,1-6月份螺纹钢的成交量也是同比增了5%左右,这至少说明销售端到投资端的传导是滞后的。

  我们跟踪下来前两年的周期显示,一般传导周期滞后是8-10个月,从销售下降到投资下降,我们会统计一个动态的房地产库存消费比,我们把施工面积也加进来了,相当于今年在建的房子加上今年的库存比上今年的销售,2016年动态的库存消费比大概是4.59,已经回到了2013年的水平,所以2014年和2015这两年房地产的去库存效果还是比较明显的。

  另外,看一下房地产的销售和房地产的新开工率,右边的是绝对值,因为统计口径的问题,房地产的新开工年年都是高于房地产的销售,但是可以看到从2010年到2014年房地产的新开工减销售面积中间这一块空白区是比较大的,但从2015和2016这两年开始,房地产的新开工减销售的面积是比较小的,基本上回到了前两年2015年到2017年的水平,从2015年到2017年这个水平库存是持平的,而2015年到2016年房地产的绝对库存是下降的。

  如果绝对库存看不清,那我们就看增速,2015年房地产的新开工增速落后于销售的增速约21%,2016年房地产的新开工落后于房地产的销售增速是14%,这说明前两年房子卖得好。但是整个地产行业是比较景气的,而它的投资并没有跟上,基于这个逻辑,包括前面说的房地产的库存已经下来了,我们认为整个下半年房地产的投资增速并不会下的非常快。

  当时支持螺纹钢贴水六七百无非就是两个逻辑,一是下半年需求不好,房地产要崩了,二是电弧炉大量的复产,我们觉得这两个逻辑都不成立,现在市场看下来也是慢慢在认同这个逻辑,开始慢慢在证伪。现在螺纹钢的现货已经3700,阴跌到3400多,已经跌了两三百,但期货不跌还涨了一两百,通过这个方式把基差基本上都快收到一两百以内了。

  虽然3月份之后有一波金融系统的去杠杆,但现在看下来整个利率已经企稳,去年下半年利率上行的比较快。不管是实体经济银行承兑汇票贴息利率还是说银行间的拆借利率,在5月份之后都出现了一个企稳,甚至有回调的趋势。目前整个资本市场对下半年经济下行的预期又开始慢慢的在消退。总体我们总结下来,房地产库存低,经济下行速度慢,所以说下半年需求不会太差。

  卷板这一块还是要说说库存周期的问题,整个建材行业这个链条比较短,因为螺纹钢基本上都是钢厂到贸易商到终端,甚至有的地区像珠三角现在百分之三四十的直发,钢厂直接到终端。但是像卷板这种行业,因为热轧卷板不能直接用,它必须送到乐从去开板,甚至有的要做冷轧,那么就要经过压延,就导致这个链条非常长。钢厂到贸易商到加工中心再到下游这就四层,中间再经过压延,就是五层了,如果压延京西西南还要找一个代理商,那就六层了,所以说导致整个卷板行业的链条比较长。

  我们也经常说到留尾效应,这个行业补库的时候是非常猛的,看一下去年下半年的价格,卷螺价差从启动之前的200块钱,到最后卷螺价差拉到了500块钱,而且我记得去年7月份有一段时间是乐从的冷轧比热卷就贵200块钱,到年底冷轧到热轧的价钱拉到1000块钱。钢厂在去年10月份之后基本上都是给大终端订货,根本不管贸易商,所以说就导致刚刚说的去年年底贸易商开始囤货的时候,而卷板的社会库存确实在下降,因为买不到货。

  这一轮制造业补库基本上也是伴随着大宗商品的价格稍微延后1-2个季度开始的,大家可以跟着产业的思路来。价格上涨,我肯定首先是怀疑的,因为跌了这么多年,像蓝色这条线,大宗商品跌了这么多年,价格上涨一开始是怀疑的,认为经济不好但持续了2-3个季度之后觉得价格上涨好像可以持续,又开始备货和买货。所以从长期来看大宗商品的价格跟跟商品库存是一个同涨同跌的关系,但库存会滞后一些。

  所以说这一轮贸易商的增库存我们调研下来到2月份就结束了,像美的拥有这种冷轧库存有3.5个月,从2月份开始减量订货,可能按0.7、0.8的比例来订货,它减量减到5月份的时候就基本上回到了2个月的正常库存,然后从5月份又开始恢复1.0的正常订货,它加库存的时候能订到1.5或者1.7。

  但我想说的是因为卷板的库存周期摆动比较大,所以说导致下半年卷板特别好,今年上半年卷板特别疲软,疲软到现在,基本上制造业去库存已经接近尾声了。刚刚说的是家电的情况,那么从汽车的角度来看,5月份的产销量基本上稳住了,没有进一步下滑,而且汽车的库存也是稳在135左右的高位,所以说边际上来看,包括跟宋总微观了解的情况差不多,制造业不能说它下半年特别好,但它的需求从现在来看至少去库存的周期已经结束了,它不会成为价格上涨的拖累。另外,从传导周期来看,去年下半年和今年上半年的房子都卖的不错,按道理今年下半年的家电销售不会说特别差,包括汽车销售。

  所以说我们认为制造业这一块因为去库存而导致今年2-5月份热系和冷系价格特别差的利空行情基本上已经结束了。去年最高点的时候,热轧比螺纹钢贵500,冷轧比热轧贵1000,而到今年四五月份冷轧和螺纹钢一个价,这个价缩了1500块钱,这就可以看到库存周期的威力。所以总体来说我们觉得10月份的螺纹钢现在虽然说市场已经慢慢的验证我们的逻辑,贴水不多了,但是我们觉得还是有继续修复贴水的机会。因为两个空头逻辑短期都不成立,一是电炉短期复产不成立,二是觉得经济马上要往下走也不成立。

  6月30号是整个中频炉验收的时候,7月份会有一个全国范围内的中频炉大检查,去产能的验收,但如果到了7月份电炉还没有正式政策宣布合法,螺纹钢的库存在淡季积累不起来,这时候大家就开始会慢慢的交易两个新的逻辑,一是认为到了7月中市场最差也就这么差了,后面应该是边际转好的,市场就开始会交易9、10月份的旺季。二是会更加关注基差和仓单,更加会关注能不能交得出来货。现在市场已经开始在收这个基差,但是我觉得1701的螺纹钢逢低还是能够买,现货在9、10月份还是会有进一步上涨的机会,但是在200以内的基差我是不愿意追的,如果能够再有回调的话还是愿意再继续加强。

  我觉得临沂的热卷可能会成为下半年的明星产品,今年的市场交易供给端比交易需求端更多,而且大家以前的这种投资思路可能会不适应,因为以前黑色供给端的影响力比较小,这个行业也分散,政府也没有花大力气去整合,从去年开始市场已经开始在交易供给端。

  今年4月份宣布雄安新区的时候,我记得螺纹钢炒了一波需求,仅仅一天拉上去,第二天就马上跌下来了,但是我们觉得雄安新区设立之后,它确实对供给端的影响比对需求端的影响更大,因为建城市需要一个很漫长的规划期,可能通过5-10年才能建得起来,我看当时券商发报告都是在算雄安新区要用多少钢筋消耗量,把雄安新区和滨海新区去比较,但是我觉得我们看不了那么长的时间,我们做期货都是看短期,我觉得它的影响力可能在今年冬天对河北以及周边城市环境污染治理的影响力会更大一些。

  本来今年廊坊和霸州就宣布了“十三五”期间要成为无钢城市,钢铁全部都要搬走,预计可能今年冬天就会提前动工。另外,3月份又宣布了《京津冀地区大气污染防治方案》,它有两个范围,第一个是“石家庄、唐山、邯郸、安阳等重点城市,取暖季的钢铁限产是50%,以高炉生产能力计,采用企业实际用电量来核实”,我问过钢厂,了解到如果查实际用电量,基本上能够估得出来高炉的实际用电量,所以有些东西还是比较难耍滑头。

  如果算这四个城市的总体粗钢产能,大概是占全国的25%,中频炉当时占螺纹钢的粗钢产能也大概是20%,只算它的热轧产量,我数了一下它的热轧产能大概占全国的20%。如果扩大到整个河北省都限产,那么河北省的热轧含带钢的产量是占全国的40%。现在了解到有些钢厂7月份都被叫到去北京发改委开会,商量具体限产的一些细节问题,包括从政府这两年做供给侧改革的思路来看。

  当时煤碳转化的行情大家都不信,以及去年年底所有螺纹钢打击地条钢的时候还是有很多人不信,认为价格已经高了,你很难有利润的时候让别人限产,结果情况是煤碳不仅没有执行到位,甚至执行过位,地条钢6月底是期限,而且基本上5月份全国都已经停产了。我们对整个国家执行这个政策的力度还是比较有信心的,边走边观察,至少现在了解到说7月份去定细则,我们推测如果这个政策能够执行到位,那么我们觉得01的热轧就会成为05的螺纹钢,05的螺纹钢虽然说绝对价格并没有涨的特别高,3000走到了3500甚至3600,但是它的前提背景是整个热轧不给力。在整个工业品原料都不给力的这个背景下,它维持到高位没有掉下来,把螺纹钢的现货利润撑到了1000块钱一吨。

  现在因为整个焦炭和废钢价格都是在筑底往上走的,我大概估算了一下,按照1800的焦炭、1650的废钢、430的铁矿,再给1000块钱的利润,并且热轧1月份的价格假设是平水的话,都能去到三千七八,后面会不会市场有更加进一步的投机行为,或者说原料端有超预期的利好,反正我们做报告按谨慎的做,给出1000块钱的利润空间,价格就是3700或者3800,而且根据这两年的情况来看,政策的执行力度都是比较靠谱的。

 

关键词阅读:螺纹钢 赵超越 废钢价格 粗钢产量 热轧卷板

责任编辑:左元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