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在非洲矿脉的真实故事

1评论 2017-07-17 08:01:45 来源:公众号大宗内参 这些股越跌越买!

  赞比亚尾矿出现的中国人海外安全危机,让人们注意到曾经隐秘在地球上最大矿脉的中国人群体。一面是大批来自中国的“淘金客”蜂拥而至,另一面是复杂的生产供应链再加上非洲国家政治和社会管理难题令供应链企业不断陷入漩涡。笔者为此深入非洲矿带,倾听当地的声音,记录中国企业出海收购矿权背后的故事。

  甲状腺肿大患者Makomba 做梦都不会想到,32岁的他这两年会成为“新闻人物”。去年,在英国一家电视台的新闻短片中,Makomba对着镜头一字一顿地说,“正是没日没夜地给中国矿主工作,让我得了大脖子病”。画面一转又出现两双稚嫩的小手在黑色的矿渣中捡矿,画外音十分直白:中国人在非洲矿带不负责任的采购,给当地许多人带来沉重灾难和人道主义危机。

  一时间西方舆论沸沸扬扬, 国际特赦组织更发布一份报告,耸人听闻的标题是《不惜卖命的真相》,宣称一家中国企业华友钴业(行情603799,诊股)及其在刚果(金)的子公司东方矿业在供应链管理中没有尽责,购买了大量儿童开采的钴矿石,并通过供应链进入了很多跨国电子、汽车等品牌商的产品中。其实,这只是南北东西各长800和400公里,纵深刚果(金)南部加丹加和赞比亚的铜钴伴生矿脉,抹黑中国的一个片段。

  钴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战略矿产之一,普遍应用于智能手机锂离子电池中。

  今年6月的一个下午,站在自己位于矿脉中心的老家Dikula 村口,Makomba向几经波折寻访至此的笔者讲出了真相:他对着镜头讲编排好的抹黑中国的台词,酬金50美元。显然,对于眼下还住在泥房子中的四口之家而言,50美元比说真话更有吸引力。

  身形瘦弱的Makomba是Elias陪同两名英国记者寻访时所偶遇的,提起这件事,自封“矿业通包打听”的Elias仍连连感慨,“对方以社会调查研究的名义通过另一个黑人朋友找到我,后来才知道他们的身份是记者,专门为了抹黑中国人,设计好台词让Makomba来讲,其实这里的村民几乎都是农民,只有在农闲的时候才去矿山打零工。最重要的是,这附近根本就没有中国企业和中国人,两名小孩则是彻头彻尾的摆拍。”

  为什么西方舆论设计好的脚本都是针对中国?答案其实十分简单:十年苦心经营换得后来者居上,中国逐渐掌握了非洲这一最重要矿脉的话语权,挤压了竞争对手的营商空间。

  据粗略匡算,目前中资企业已经占有刚果(金)和赞比亚矿业资源近七成,已经开发项目也达到五成。在科卢韦齐,单是今年一季度,中国对非矿业部分投资最大手笔华刚矿业就产铜逾3.6万吨,着实会让一些人感到眼红和不快。

  就在笔者寻访到Makomba的同一天,在距离Makomba老家飞行时间不超过一小时的赞比亚北方城市恩多拉,31名中国公民以涉嫌非法购买铜矿原料为由被强行关押。表面上看似一场稀松平常的海外安全危机,其实却藏着不少玄机。已经在矿脉从事冶炼摸爬滚打近十年的河南人邹伟强分析道,中国企业和商人接二连三成为抹黑目标早有预兆,背后一大原因就是当地不同政治派系角力作祟,中国稍有不慎就会卷入漩涡。

  邹口中的预兆发端于今年5月,赞比亚边防警察扣押了100多辆来自刚果金的车辆,非法砍伐红木偷运国境人赃俱获。此事一出,金沙萨怒不可遏,14名在加丹加地区的中国红木商人被捕入狱迄今仍未获释,从省长到海关关长再到林业局长则统统被炒了鱿鱼,“非法砍伐红木确实可恶,但也有不少无辜的中国人受到此事牵连,大家普遍分析认为是赞比亚政府内部有人支持刚方反对派,利用中国人企图在大选前让金沙萨丢脸,”邹伟强如是说。

  只是一味谴责中国而不提出解决方案的西方舆论,最终目的就是迫使中国企业关张甚至退出矿脉竞争。当Elias后来识破两名英国记者的特殊目的时,一通电话打给那名让他牵线搭桥的黑人朋友,质问为何本意帮助弱势的社会调研变成了抹黑中国的新闻节目。他说,两名白人记者似乎人间蒸发消失了。

  生性老实单纯的Makomba似乎也觉得心里有愧,“我知道我这得了20年的病并不是采矿所致,更赖不上中国人。” 全村只有他和另一个60多岁的老妪患有甲状腺肿大,Makomba特意给我留下一句话,“我没有钱治病,现在最希望中国人能够多来投资,帮帮我们。”

  在今年热映的澳洲电影《雄狮》中,有许多描绘采石场的场景。而在非洲矿脉真实的世界中,也有许多矿童,他们人生尚未徐徐展开,但每个人的故事也足以拍成一部令人动容的好莱坞大片。

  科卢韦齐市郊有一个矿石交易市场名叫马松坡,名为交易市场,其实就是土路两边用红砖垒起来的仓库聚集地。目前大约有100多家中国的商人在这里经营仓库生意,主要业务是收储和转卖铜矿和钴矿给下游冶炼,赚取差价。

  见到13岁的Heritier 和12岁的Fiston这天,就是在马松坡市场灰土飞扬的入口。他们单腿跪在一小撮别人嫌品位低而丢弃的废矿堆旁,没有专业锤头和工具索性随意捡来一块废铁用力敲打。据他们说,一天下来差不多挑选出来的矿能够卖2美金。

  在国际特赦组织出版的报告中,用许多篇幅讲述了矿脉最恶劣形式的童工劳动,即国际劳工组织所规定的“对儿童来说,对采矿和采石无论以何种方式进行都是危险的作业形式。”

  不过,和外界想像的深入地下挖矿不同,我实地调查后发现,这里出现的矿童现象根本在于国家矿业总公司“捷卡明”(Gecamines)留下的历史包袱,如今又加上政府教育和民生管理能力不足的真空,如此种种都是给本地政府治理和外来投资者留下亟待解决的社会治理课题。

  从去年起,加丹加地区正式一分为四,科卢韦齐成为卢阿拉巴省的首府。新上任的妇女儿童和社会福利部部长Marie女士坦言,除了中国个别公司的善举外,新成立的省没有丝毫外来援助。

  Marie说,自1992年“捷卡明”(Gecamines)经营不善逐渐减产后,原本在矿山有稳定工作的大批矿工被遣散,直接后果就是妇女和儿童也被迫卷入到矿业部门中来。从一般的家庭分工来说,男人负责挖矿,妇女和儿童多从事洗矿和分拣等辅助性工作。

  美国加州伯克利分校全球有效行动中心(CEGA)今年5月完成的大规模社会调查也佐证,根据对本地区8732名儿童的访问,发现从事矿业开采的初始年龄层都是接近18岁左右,近7成青少年都担任着洗矿和选矿的初级工作。36.5%的矿童表明这么做是为了生计,还有24.2%的人称这就是矿脉的传统。连日走访下来,笔者也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似乎祖祖辈辈生活在矿脉之上的人们打小就有分辨矿石的天赋,随便捡起一块石头就知道矿种和品位成色,正如在中国的农业社会中,许多小朋友年纪不大就对田地万物讲得头头是道一样。

  Marie称,在矿脉平均每个家庭生养四到五个子女的社会中,确实难以做到每个适龄儿童都能上学。Heritier 和Fiston则表示,他们的家庭顶梁柱父亲都没有固定工作,每天捡矿纯属为了回答要生存还是挨饿等死的无奈之举。

  加丹加地区被一分为四后, 科卢韦齐一下子从原来的小镇升格为省府,从中央空降的省长理查德,着实面对很多新烦恼。要知道以前大部分行政社会资源,都集中在离这里车程四个小时之外的刚果(金)第二大城市卢本巴希。

  会客一拨接着一拨,等待将近4个小时,省政府的门房终于向我通报:你可以见省长了。会客厅的一角摆放着当地特有的孔雀石工艺品,墙上最显眼的地方挂着两幅照片,分别是理查德和卡比拉父子在不同总统任期的合影,似乎宣告着他和总统家族的特殊关联。

  理查德开门见山,称他百分百支持中国商人到矿脉投资,顺道还展示了办公室陈列的熊猫图案蜀绣和一架中国产的飞机模型,“儿童从事手采矿有特殊的历史原因,现在进入到中国企业的供应和生产链中,我们需要共同来解决这个问题而不是让中国公司一走了之。” 他特意强调说,中国人的投资解决了手采矿工的生计难题,下一步就需要考虑如何提高矿工的收入。

  如今的矿脉随处可以见国家矿业公司“捷卡明”的影子,国家矿业部设在科卢韦齐的手采矿业协会办公室所在地,就是之前矿业公司的培训中心。协会主任罗伯特(Robert)坐在由教室改建的办公室里说,上世纪九十年代矿业公司减产后,政府为了让手工采矿工人能够生活,只能采取准许他们在矿山自谋出路的下策,“现在最根本的问题还是没有钱,如果手采矿工协会自己有矿,掌握资源就没有矿童还有劳动保障不足等社会责任问题了。”

  除了有权给矿石收购商批出每张收费3500美元的许可证外,罗伯特他们还负责手采矿工的人力资源管理。通常在一座矿山中,会有佩戴采矿许可证的上千名手采矿工同时工作。“成品应该在矿区内买卖而不应该流到外面”,一直慢条斯理的罗伯特突然提高声调,“中国企业如今太有钱了,他们以预支的形式给手采矿工付工钱,牢牢捆绑了生产和销售。”他评价说,政府选择把卡苏鲁矿村合法化的做法十分明智,迁走手采矿工的家人,令矿区不再有儿童出没,整个矿脉的生产供应链才会更加可持续。

  对于整个矿脉的未来,曾经访问过中国南京的妇女儿童和社会福利部部长Marie女士则有着更大抱负,“现在说我们是一穷二白一点也不过分,既然中国在这里有巨大的投资利益,我希望中国也能够帮我们提升政府能力建设,例如修建针对矿工妻子的培训学校,新建孤儿学校,以及进行医疗援助。”

  文章来源:上观

关键词阅读:大矿脉 真实故事 非洲国家 Makomba 捷卡明

责任编辑:左元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