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峰:期货公司转型怎么样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1评论 2017-12-02 20:25:00 来源:金融界期货 如何判断星期六买点?

  期货公司转型该怎么样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包括风险管理公司在切入供应链方面到底有哪些业务潜力?

  第一,从国外大宗商品市场发展的经验来看,近些年一个有意思的趋势就是,很多支撑实体产业的功能,特别是跟现货相关的金融产品服务,正在从传统的银行和金融机构向大宗商品贸易商转移,当然很多大宗商品贸易商本身就是百年老店,像嘉能可已经做到很大的体量,对不少行业都有比较强的控制力,一年的交易规模折合人民币上万亿,在国内我们这一块并没有跟他们相对应的实体和业态。而考虑到国内大宗商品市场的体量,考虑到国内现在是分业经营的监管现状,包括从争夺全球商品定价权的角度,我相信大宗商品贸易商这个业态在中国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接下来问题就来了,中国的大宗商品贸易商将来会从什么地方出来?这也是我去年到平安第一天就问商贸团队的问题,这是我今天想讲的第一点,或者可以说是这个行业的“嘉能可之问”。

  第二,从国内的情况来看,现在从大的方向和趋势讲,有两点大家已经比较有共识:一是金融必须回到支持服务实体的这个本源上来;第二,凡是涉及到金融的业务必须有有效的监管。这两点我相信大家现在都有共识。从这个角度,今天看到我们的期货大会上,风险管理公司作为一个非常热的话题,大家都很看好这一块的发展。平安商贸也拿了风险管理公司的牌照,从我们自己的体会,风险管理公司能做现货,能做衍生品,同时接受金融监管,这是一个非常有利的条件。也就是说从我们自身的认识来讲,风险管理公司是最有条件在中国最终演化催生出中国人自己的大宗商品贸易巨头。而且从风险管理公司的业务牌照角度,它既能切入实体,又能对接金融,最适合扮演金融支持实体的桥梁角色,这是从我们国家金融体系不同牌照角色定位的角度来看。

  第三,今天上午方副主席也提了,风险管理公司这两年发展得很好,但我们也都知道,一路上筚路蓝缕,非常不容易。包括平安商贸,我们真正的业务启动是去年三、四季度,今年算是第一个完整的经营年度,我们今年的营业收入大概能做到20亿,但是从跟国外同行的对标来看,差的应该是两个数量级以上,未来有很长的路要走。包括现在风险管理公司整体看,很多公司还在铺成本、建体系的时候,不少业务的边际收益效应还没体现出来,很多还刚刚突破盈利线。如果我们相信风险管理公司的群体将来能够诞生出一到几家伟大的企业,这个方向和路到底在哪儿,应该怎么走?我们今天在座的嘉宾代表了不同的方向和背景,永安本身在期货行业就有非常深厚的积累,还有江这样的有产业背景的市场参与者。平安商贸这个团队也比较特殊,整个团队都是从银行过来,我是从工商银行(行情601398,诊股)总行过来的,我们的团队基本上都是从平安银行(行情000001,诊股)、中国银行(行情601988,诊股)、工商银行、渣打银行过来的,也就是说我们背景的可能代表另外一个方向。平安商贸从开始就把仓单服务作为我们的主营方向,我们给自己的定位是在金融和实体中间这个桥梁里,更偏向跟传统的银行和金融机构对接的这一部分。因为我们是从银行出来的,知道银行的痛点,也知道银行的风控要求到底在哪里。从这个角度来说,大家代表了不同的方向,但都是在为风险管理公司将来的出口、将来的发展方向在做有益的探索,可以说是百花齐放,这肯定是好事。但从我们过去一年的业务实践,我认为风险管理公司如果要真正做大做强,一定要和金融有效对接。毕竟在中国,从资金和资产的角度,实体产业链条几万亿的现货类资产放在那里,但是大的资金体量,包括金融的核心能力现在还是在银行。所以说风险管理公司真正要做的事情是发挥金融和实体、银行和企业中间的桥梁作用,真正做到输出风险管理的能力,这才是真正能把体量做大的方向。

  第四,中国经济现在客观上确实是存在金融与实体脱节的情况,一方面大量的流动性在金融体系里面空转,另一方面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成本高的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反过来金融机构又存在资产荒。这个中间金融和实体、资金和资产脱节的症结到底在哪里?找准症结我们才能找到切入解决的方向。这里面核心我认为就是风控。不是说银行不愿意支持实体,而是说确实在现有的银行基于企业主体信用的风控模式下,我们没有办法很好地既做到支持实体,同时又能控制住风险,这就是我们风险管理公司将来的安身立命之本、或者说存在的价值所在。我们核心的定位就是输出风险管理能力,把银行和企业在风控上的断点打通。我一直有一个个人的观点,不知道对不对。风险管理公司从成立的时候,我们当初的定位是帮助企业更好地管理市场风险,很多的业务其实都是在往这个方向走。但是我们这一年的业务实践下来一个深刻的体会是,同样重要的另外一个方面也许是风险管理公司在更好地帮助银行和传统金融机构管理融资业务中的信用风险上,其实也可以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也就是说风控是关键,关键是怎么样从基于企业主体信用的风控逻辑转变成基于实物流、资金流和信息流三流闭环的全链条的、动态的、基于货权的风险逻辑的转变,这里面风险管理公司完全可以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们现在开展得最多的仓单服务业务,核心的实质风险点主要是四个:货物的真实性、货权的清晰性、对手违约时处置变现的能力、以及持有货物期间市场价格的波动风险。这四个风险点里面,风险管理公司能做衍生品,能够通过期货市场进行有效的对冲,同时能做现货,前三点其实也是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解决方案和思路。做这件事情一定是系统工程,它不是单个节点或者某一家自己就能搭起来的,必须要靠体系来支撑,包括仓储物流和支付清算。只有把整个业务链条的参与者和各种要素全部串接起来,才能实现整体的动态风控,而不是像传统银行先要看企业过去的财务报表才能授信。我们要探索的一定是体系作战,需要银行、交易所、期货风险管理公司以及大量的实体企业,大家共同来搭建这样的体系。:

  第五,搭建这个体系,我个人认为核心的关键在于金融科技,这是今天可能还讨论得不够充分的地方。平安集团马明哲董事长最近也反复在提,平安要实现从传统的金融企业向金融科技公司的转变,我们自己也在主动超这个方向转型。大家现在可能也注意到,传感器、物联网区块链人工智能,科技的发展速度非常快。过去我们因为技术原因,或者因为成本考虑做不到的事情,现在已经开始具备条件。我的感觉在技术上其实已经到了由量变而质变、由积累到变革的前夜,但是我们业态的创新现在还没有跟上,关键就是要科技引领和驱动,包括刚才提到的体系搭建,我们的仓储物流,我们整个的风控体系,一定要基于最新的科技应用。再简单举个例子,怎么解决货权追溯的问题,怎么解决上游开票的问题,这些都是非常现实的业务实操过程中遇到的问题,而这块我们就可以为区块链技术提供非常好的应用场景。这方面我们其实已经计划有非常多的事情要做。明年我们平安商贸的一个工作重点就是要围绕可视化仓单、区块链应用、以及智能合约,希望能做一些非常有意思的探索,在这个领域我们也非常希望大家能够一起来做这件事情。

  最后总结起来,核心就是五句话:中国的大宗商品市场需要有自己的嘉能可和托克;从现在来看,风险管理公司非常有希望催生出这样的大宗商品贸易巨头;但是要做到这一点,必须要对接金融,要真正做到能够有效输出风险管理的能力;而且做这件事情一定是系统工程,要有交易所、银行、贸易商、企业的共同参与;最后核心的关键是金融科技,要通过搭建各种应用场景,让科技真正成为业态创新的最根本的驱动力。

  来源为金融界期货频道的作品,均为版权作品,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任何媒体转载,否则视为侵权!

关键词阅读:国际期货大会

责任编辑:窦晓芸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精彩推荐
肺炎疫情对铜价的影响 对固定资产投资等影响较小

2020-01-28 10:18:05来源:期货瑞享荟

为什么三大原油权威机构的预测不尽相同?

2020-01-29 09:38:44来源:金十数据

新型冠状病毒对蛋鸡行业的影响

2020-01-28 10:18:45来源:一德菁英汇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