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川公司下调镍出厂价4400元/吨,沪镍连续大跌,背后有何深层原因?

1评论 2021-09-15 10:05:06

  刚创下155140元/吨的阶段性高点,沪镍就连续两个交易日大幅回调。是基本面有变,还是宏观因素扰动?

  本周以来,沪镍连续两个交易日大幅下行。截至本周二下午收盘,沪镍主力合约收盘下跌4.09%,收于147140元/吨。昨晚国内外夜盘,镍价依然延续跌势。国内有色金属期货夜盘全线收跌,截至今日凌晨收盘,沪收跌3.16%,沪收跌1.61%,国际收跌1.26%,沪铜收跌0.98%,沪收跌0.84%,沪镍收跌0.6%,沪锡收跌0.24%。外盘有色金属方面,截至今日凌晨收盘,CME铜跌1.18%,LME铜跌1.09,LME铝跌1.97%,LME锌跌1.14%,LME镍跌0.68%。

金川公司下调镍出厂价4400元/吨,沪镍连续大跌,背后有何深层原因?

金川公司下调镍出厂价4400元/吨,沪镍连续大跌,背后有何深层原因?

  据了解,金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于2021年9月14日将金川镍出厂价由153200元/吨下调至148800元/吨,跌幅4400元。该公司镍和铂族金属产量占中国的90%以上,是中国最大的镍生产基地,第三大铜生产基地。

  金瑞期货研究员周维刚认为,本周镍价大幅下行,一方面是由于产业实际需求无法匹配价格快速上行,9月前两周宏观表现数据偏弱、需求乏力,产业利润偏低令企业对过高的原材料价格产生抵触心理;另一方面,印尼镍铁投产以及高冰镍贡献产能的预期从供给端对价格形成压力。因此,近期库存持续去化与远期供给回升的供需错配矛盾决定了价格的近高远低。

  “9月份以来镍价的波动,底层逻辑在于市场短期与中期基本面预期的博弈加剧。”东证衍生品研究院有色首席分析师曹洋告诉期货日报记者,短期来看,镍的基本面并不弱,且疫情、航运、能耗双控与限电等因素对供给端的潜在干扰依然存在。无论是精炼镍,还是NPI库存整体偏低,都将对镍价形成支撑,而外围市场情绪的发酵往往会放大这些短期的利好。

  “不过,从中长期来看,镍市的基本面则从在较大的走弱压力。”曹洋认为,一方面市场预期来看镍的供给会加速增长,包括NPI、高冰镍、中间品等,预计四季度印尼产能释放节奏也将会加速,因此,2022年上半年镍市的供给潜在增长的压力比较大;另一方面终端需求也逐渐显露疲态,增长最快速的阶段将逐步过去,不锈钢厂短期限产将抑制对镍料的需求。从中长期来看,不锈钢终端需求的转弱未来将限制不锈钢生产企业对镍料需求的增长空间。此外,从新能源产业链来看,新能源汽车增长虽然可期,但短期边际增速有放缓迹象。

  事实上,截至9月14日,沪镍主力合约价格较年初上涨约14%。曹洋认为,今年前三季度驱动价格上涨的核心因素可分为宏观因素与基本面因素。从宏观因素来看,经济复苏周期叠加相对宽松的货币环境,对镍价有一定的宏观支撑。从基本面因素来看,疫情后周期供需出现阶段性错配,尤其是一级镍平衡表相对短缺,导致全球精炼镍显性库存持续去化,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对镍料需求短期暴发式增长,而全球精炼镍供给受到阶段扰动,一定程度加剧了供需的短缺。此外,从传统产业链来看,印尼与中国不锈钢产量超预期增长,对NPI需求也形成了较强支撑。虽然NPI供给不断有增量释放,但整个供需并没有表现出过剩的态势。

  2021年即将走完四分之三,四季度影响镍价的主要因素有哪些?周维刚认为,四季度镍价格走势的关键点在于印尼镍铁的投产进度以及高冰镍是否能顺利供应市场。“目前来看,疫情对印尼项目劳工输入的影响较大,新产能释放时间节点有延后风险。然而,镍的需求表现一直超预期,国内不锈钢和镍铁产能皆受能耗双控影响,镍铁缺口矛盾仍需一级镍市场来填补缺失空间。因此,四季度镍产业供需矛盾或难以调和,电解镍持续去库的逻辑不变,加上镍矿和镍铁资源偏紧,镍价易涨难跌。”

  曹洋认为,四季度可能是镍市短期与中期基本面预期博弈的分水岭,中期基本面转弱的预期在交易中会更多被重视或体现。“考虑到宏观利空因素在四季度可能会继续发酵,因此,四季度可能是本轮镍价由强转弱的一个明确的拐点。从交易的角度来看,四季度需要重点关注国内限电及能耗双控政策的变化,以及外围市场尤其是疫情的发展情况,如果供给被客观因素超预期限制,镍价上涨的周期可能会适当延长。”

【来源:期货日报 作者:赵彬(责任编辑:窦晓芸)

关键词阅读: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