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对大宗商品的影响解读

1评论 2021-10-13 10:37:35

  事件

  10月8日,国常会指出要有序推动燃煤发电电量全部进入电力市场。

  10月11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家能源委员会会议,部署能源改革发展工作,指出要完善阶梯电价,深化输配电等重点领域改革,更多依靠市场机制促进节能减排降碳,提升能源服务水平。

  10月12日,国家发改委为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正文

  部分投资者担忧电价浮动范围放开后电价或大幅上涨,这将抬升大宗商品的生产成本,那这一影响究竟有多大?

  01 实现电价“能涨能跌”,可缓解“近忧远虑”

  短则为煤电企业纾困解难,长则推动构建新型电力系统。《通知》要求,有序放开全部燃煤发电上网电价,有序放开工商业用户用电价格,扩大上下浮动比例,取消高耗能企业电价的上浮限制,并提出保障居民农业用电价格稳定的有关机制;其核心是真正搭建“能涨能跌”的市场化电价机制。此项改革措施的出台,不仅能够为当前煤电企业经营纾困解难,而且长期来看,有利于深化电力市场化改革,推动构建新型电力系统,最终助力双碳目标实现。

  坚持“基准价+上下浮动”,同时扩大浮动比例,符合市场预期。“双碳目标”背景下,原料煤价格快速上行推高了煤电成本,电价波动开放是必然选择。我国燃煤发电项目上网电量主要包括计划电量[1](也即基数电量)和市场化交易电量[2]两个部分:煤电收入 = 基准电价×计划电量 + 浮动电价×市场化交易电量。其中浮动电价的形成机制即为“基准价+上下浮动”,此前浮动范围为[-15%,10%],改革后原则上不超过[-20%,20%],实际影响取决于地方政府执行力度。

  [1] 居民用电、农业用电、小企业用电等各地均有对应的指导价(目录电价)

  [2] 用户侧的参与者主要是大型企业

  【建投碳学】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对大宗商品的影响解读

  02 高耗能大宗商品将受到最大波及

  高耗能行业或简单理解为有色+黑色+化工+非金属矿物。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0年我国全年用电量约为7.5万亿千瓦时,第二产业用电量占比近七成,第三产业和居民用电量占比分别为16%和15%。分行业看,截至2018年,基础材料行业电力消耗量最多的分别是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9.5%)、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8.7%)、化学原材料及化学品制造业(7.7%)、非金属矿物制品业(5.0%),这四个行业合计用电占全社会用电的31%,属于高耗能行业。

  【建投碳学】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对大宗商品的影响解读

  高耗能电价不受上浮20%限制,或促使煤价成本有效传导至下游。高耗能对应电量占全社会用电量约31%,煤价成本可以通过电价有效传导至下游,然而是否可以“完全”传导取决于地方政府的态度。据海通证券(行情600837,诊股)测算,借用2018年统计局编制的投入产出表来估算各个行业成本和收入中电力成本的占比,其中测算营收占比中电力成本较大的行业有基础化工、管道和铁路运输、水泥、有色系金属、黑色系金属等,占比约为7%-11%。按照这个测算结果,若电价上涨,对这些行业的成本影响较大,叠加“高耗能电价不受上浮20%的限制”,有色、黑色、化工、非金属矿物等高耗能行业的电力成本上升可能更多。

  03 煤炭:短期影响有限,长期减碳不改

  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有助于解决煤电企业目前的经营困境,缓解煤电企业发电亏损的现状,将成本上涨传送到消费端。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利用市场化机制鼓励企业发电,解决煤电行业“成本上涨,电价不变”的资源错配现象,将对煤炭行业产生影响。

  从短期来看,此次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将增加煤电企业的发电量,对煤炭的需求量增加,且工商业用电成本增加也将提高煤炭行业的生产成本,造成煤炭行业的价格上涨。但在国家保供政策支持下,山西、内蒙、陕西三大产煤省四季度分别承担了5300万吨、5300万吨、3900万吨,合计1.45亿吨的长协保供量,供给端将逐渐满足符合要求的用煤需求,此次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对煤炭行业价格的影响程度有限。

  从长期来看,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是加速推进电力行业市场化改革的重要举措,为构建以绿电为主的新型电力系统服务,以市场化手段推进电力行业减碳。今年上半年火电发电量比例高达73%,随着电力行业的转型,对燃煤发电的需求减少,煤炭作为主要能源之一的局面将改变,社会对煤炭的需求量将减少。

  04 电解:生产成本抬升,铝价影响有限

  电解铝行业作为高耗能行业,其市场交易电价大概率不受上浮20%的限制。目前每生产一吨电解铝需要消耗电力13000-13500千瓦时,也就是说电费每上涨0.1元,电解铝生产成本要上涨1300-1350元/吨。而目前全国电解铝企业使用自备电占比在63%左右,其中电解铝产能大省山东、新疆、内蒙、河南、广西等地自备电程度较高,云南、贵州、四川、辽宁等地主要使用网电。

  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之后,对于自备电厂来说影响较小,因为自备电厂生产成本主要为动力煤的采购成本,价格基本随行就市。而对于使用网电的生产企业影响更为明显,在电价市场化之后,能源紧缺背景下工业用电成本将明显升高。

  今年8月底发改委印发《关于完善电解铝行业阶梯电价政策的通知》中已经明确取消了对电解铝行业实施优惠电价政策,因此铝企用电成本较之前已经有所上涨,而市场对电力成本的再次上涨也有一定预期。另一方面,目前用电成本仅占电解铝生产总成本的40%左右,而当前每吨铝生产利润已超过6000元/吨,电力成本的上涨对利润有一定影响,但不会影响铝企的生产,因此对目前铝价的影响较为有限。

【来源:CFC金属研究 作者:建投工业品团队(责任编辑:窦晓芸)

关键词阅读:大宗商品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