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航者】浙商期货董事长胡军:持续探索可复制、可推广、可持续的金融创新服务三农之路
编者按

“保险+期货”模式是具有中国智慧的金融创新,有效解决了农产品价格波动的难题,在价格保险试点成功的基础上,推出收入保险,引入保险链条,进一步提升农业保障水平,有利于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农村产业集群的现代化发展,必将成为精准扶贫战略目标的重要实现手段。

01

金融界:贵公司在过去一年参加了哪些“保险+期货”项目,其中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哪一个?在参与扶贫工作中,结合每个帮扶县不同的实际情况,还做了哪些工作?取得的效果如何?

胡军:2020年,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农业农村发展克服疫情灾情严重影响,保持了稳中有进、稳中向好的势头,为“十三五”划上了圆满的句号。其中脱贫攻坚战取得了决定性胜利,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创造了人类减贫史上的奇迹。

为持续贯彻落实中央一号文件精神,响应国务院、证监会关于期货市场“服务三农”及“精准扶贫”的号召,2020年浙商期货开展了38个“保险+期货”项目,参保农户达6.9万户,其中贫困户2.1万户,保障金额达到12.3亿元,主要品种包括玉米、大豆、橡胶、苹果等。其中在山东德州武城县玉米试点的项目,打造了行业领先的“银行信贷+收入保险+遥感测产+基差收购+粮食商行”全产业链风险管理模式,产生赔付855.6万元,实现了全方位保障农户的种植收益。该项目入选了山东省委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评选的财政金融政策融合支持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十大项目和山东省地方优势特色农产品保险以奖代补名单。

我司还在贵州省从江县,新疆莎车县、叶城县,甘肃省岷县,广西壮族自治区那坡县等11个挂牌督战贫困县开展了多个精准扶贫试点,其中贵州省从江县鸡蛋价格险的理赔创造了两个第一:贵州“保险+期货”首单理赔;大商所2020年“农民收入保障计划”专项扶贫项目全国首单理赔。项目共承保鸡蛋1800吨,涉及65户贫困户,1家蛋鸡养殖企业。产生理赔33万元,赔付率达72%。在行业整体亏损的情况下,有效地支援了当地脱贫攻坚工作。

02

金融界:保险+期货”服务“三农”创新型模式,您认为,相比其他服务“三农”的模式有哪些优势?

胡军:“保险+期货”连续六年被写入中央一号文件,从2016年提出“稳步扩大‘保险+期货’试点”,到2021年“发挥‘保险+期货’在服务乡村产业发展中的作用”,逐年提高要求。六年来,浙商期货共在13个省份21个县市开展了24个“保险+期货”扶贫项目,扶贫脚步踏遍全国各地,项目累计承保现货18.84万吨,已产生赔付3748.25万元,为累计3万户建档立卡贫困户提供风险保障。

第一,在各交易所的主力推动下,各期货公司积极参与下,“保险+期货”获得各级政府的高度认可和充分肯定,体现了政府对“保险+期货”项目密切关注。与消费、资金扶贫模式相比,“保险+期货”利用了期货期权等工具为当地传统农业提供了高质量的保障水平,稳定了农业产业发展,解决了“丰产不丰收”的问题,确保了广大农户持续增收。

第二,在“保险+期货”项目中,期货公司充分发挥了衍生品风险管理领域的专长,结合贫困县产业特色,定制农产品价格风险管理方案,通过期货市场套期保值功能进行风险对冲,为种植、养殖产品分散价格下跌风险提供保护,为合作社及农户提供了价格风险管理的新途径、新方法,有效实现了精准扶贫与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双目标。

第三,“保险+期货”项目通过市场的方式为农民提供了价格风险保障。一方面激发农户生产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另一方面契合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大方向,农户投保理赔均按照市场价格定位,具备一定可操作性、可持续性。

03

金融界:“保险+期货”跨界合作是大趋势,在与保险公司合作的基础上,更多的项目出现了政府机构、银行、合作社。对此,您怎么看?

胡军:依托乡村特色优势资源,打造农业全产业链风险管理模式,“保险+期货”已逐渐开始进行跨界合作,将会成为未来的主流发展趋势。

从当前的实践来看,多数银行还无法将“保险+期货”作为有效抵押方式进行贷款。一是农户信用评级不足;二是贷款偿还存在风险敞口。由于“保险+期货”理赔不是必然情况,无法将理赔款作为有效的还款保障。但“保险+期货+银行”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弥补涉农主体贷款难、难贷款的短板问题。农户因资产少而抵押弱,因底子薄而信用低,因风险高而贷款难。

基于“保险+期货”的价值保障功能,建议银行可将保单作为质押品或农民增信的依据为涉农主体提供融资服务或增加信贷额度。同时,银行可积极与国家农业担保公司进行合作,合力助推农户保值增信。

04

金融界:为推动“保险+期货”的可持续及可复制性,从期货公司角度,您认为还需做出哪些努力?

胡军:当前,“保险+期货”存在的突出问题,一是目前“保险+期货”还处于试点阶段,补贴资金主要来源于各交易所和地方财政。随着“保险+期货”项目规模不断扩大,资金不足的问题越来越凸显,难以实现可持续化推广。二是当前期货市场的品种及规模的发展还难以满足农业农村的个性化需求。

为解决上述困难,我们建议:

第一,国家将“保险+期货”纳入政策性农业保险体系,建立长效的财政补贴机制,对农户补贴保费可实行各级财政配套的机制,加快提升农户的参保积极性,引导创新“财政补贴+地方政府支持+农户主动参保”的模式。

第二,充分利用保险公司的基层机构推广渠道的优势,协同合作,做实做细做好做精已上市的农产品品种,加快提升农产品品种市场容量和流动性。同时,积极配合期货交易所研究开发推出更多涉农期货品种。2021年我国价值最大的农副产品、首个活体交割的期货品种“生猪期货”的上市后,浙商期货已落地7单生猪“保险+期货”项目,表明当前农产品市场对风险管理的迫切需求。

第三,保险公司、期货公司及其子公司应多开展以讲解期货市场功能、场外期权等为主要内容的培训活动,积极主动配合“保险+期货”试点项目的开展,宣传运用金融衍生品开展农业风险管理理念。

05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实现之年,是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收官之年,“保险+期货”使得期货业在乡村振兴战略中的发挥了重要作用。请从您的角度,阐述“保险+期货”发展前景、机遇与挑战。

胡军:“保险+期货”已经连续六年写入中央一号文件,从政策条文来看,从“稳步扩大”开始,经过了“扩大”、“优化”,逐步发展为“发挥作用”,要求逐年提高。“保险+期货”前景广阔,潜力巨大,已成为防范农产品市场价格风险的一个新路径。

前景一:粮食安全背景下,“保险+期货”还有较大的增长空间。习近平总书记在2020年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强调,粮食安全乃国之大者,保障粮食安全是一个永恒的课题。“藏粮于地,藏粮于技”是确保国家粮食安全的物质基础,“辅之以利、辅之以义”则是坚持和完善农业的价格和补贴政策。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扩大稻谷、小麦、玉米三大粮食作物完全成本保险和收入保险试点范围;加强农业种质资源保护开发利用;突出抓好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两类经营主体”等具体要求。当前,浙商期货已经在山东、黑龙江、吉林、辽宁等农业大省开展了多个收入险试点并取得突出成效,将来收入险规模扩大的前景依然值得期待。

前景二:生猪养殖行业是业务蓝海。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生猪产业平稳发展”,生猪的稳定供给以及价格平稳将是下一步工作重点。由于受各方面因素影响,生猪价格波动加剧,生猪养殖风险持续加大。而生猪期货上市将有效发挥保险公司及期货公司在各自领域的专业优势,为生猪产业规避风险、促进行业繁荣发展提供有效的风险管理手段。随着近年来“保险+期货”项目逐渐普及并受到各地政府的认可,未来生猪“保险+期货”发展可期,各级财政也将加大资金补贴力度,切实保障养殖户收益,确保生猪产业的可持续发展。

农乃天下之本,民族要复兴,乡村必振兴,“三农”是难点重点亦是基础支撑,守好“三农”基础须臾不可放松。期货行业近年来作为服务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中活跃与关键的一员,在农业现代化、产业结构调整、农民增收以及培育新型农业经营者等方面都发挥了关键作用,期货公司应继续积极发挥期货市场的独特优势,助力农业农村实现更高质量的全面发展。

相关链接
中国期货业协会副秘书长冉丽:发挥期货行业专业优势 凝心聚力服务国家战略

中国期货业协会始终坚持将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作为一项崇高的政治责任,以精准帮扶为根本、以期货专业帮扶为抓手,引导和推动期货行业多措并举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汇聚起资本市场服务脱贫攻坚的期货力量,为打赢脱贫攻坚战贡献了“期货方案”和“期货智慧”。

郑州商品交易所副总经理喻选锋:“保险+期货”为农业风险保障领域开辟新路径

郑商所从农产品期货起家,始终秉持服务“三农”初心。随着苹果、红枣等贫困地区特色农产品期货陆续上市,郑商所农产品期货品种体系日益健全,服务“三农”的领域不断拓展。作为近年来期货市场服务“三农”的重要抓手,郑商所立足农产品期货品种优势,在相关品种主产区持续推进“保险+期货”试点工作。

大连商品交易所副总经理王玉飞:服务实体经济、服务“三农”是期货市场发展的根本宗旨

服务实体经济、服务“三农”是期货市场发展的根本宗旨。2015年,大商所首创“保险+期货”服务“三农”新模式,经过多年来大商所的积极探索与创新实践,“保险+期货”模式覆盖范围明显扩大、服务模式持续升级,已成为管理农业价格波动风险、保障农民生产收入、服务乡村振兴战略和助力脱贫攻坚的重要工具和手段。2016年至今,“保险+期货”连续多年写入中央一号文件。

申银万国期货CRO万娴子:“保险+期货”对构建和完善农产品产业链定价体系具有重要意义

服务实体经济、服务“三农”是期货市场发展的根本宗旨。2015年,大商所首创“保险+期货”服务“三农”新模式,经过多年来大商所的积极探索与创新实践,“保险+期货”模式覆盖范围明显扩大、服务模式持续升级,已成为管理农业价格波动风险、保障农民生产收入、服务乡村振兴战略和助力脱贫攻坚的重要工具和手段。2016年至今,“保险+期货”连续多年写入中央一号文件。

上海中期期货总经理许一峰:未来“保险+期货”或将深入工业品等影响国民经济的大宗商品

服务实体经济、服务“三农”是期货市场发展的根本宗旨。2015年,大商所首创“保险+期货”服务“三农”新模式,经过多年来大商所的积极探索与创新实践,“保险+期货”模式覆盖范围明显扩大、服务模式持续升级,已成为管理农业价格波动风险、保障农民生产收入、服务乡村振兴战略和助力脱贫攻坚的重要工具和手段。2016年至今,“保险+期货”连续多年写入中央一号文件。

南华期货总经理李北新:“保险+期货”不是传统保险与被保险的零和游戏

“保险+期货”模式开展以来,市场上陆续创新推出“保险+期货+订单”、“保险+期货+银行”、“保险+期货+信贷”等多种模式,也首次实现多类金融机构主体合作。“保险+期货”通过各取所长创造了“1+1>2”的效果,而不是传统的保险与被保险人的零和游戏,是创造多面共赢的创新方法。

东证期货董事长卢大印:“保险+期货”模式是具有中国智慧的金融创新

“保险+期货”模式开展以来,市场上陆续创新推出“保险+期货+订单”、“保险+期货+银行”、“保险+期货+信贷”等多种模式,也首次实现多类金融机构主体合作。“保险+期货”通过各取所长创造了“1+1>2”的效果,而不是传统的保险与被保险人的零和游戏,是创造多面共赢的创新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