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航者】新湖期货董事会秘书李强:“保险+期货”模式打开了保险行业扶持农业的新思路
编者按

海外的实践已经表明,“保险+期货”的模式具有非常广阔的发展空间。我国的“保险+期货”在价格保险的基础上还增加更多的服务功能,在实现市场化定价、市场化风险对冲的基础上稳定了农业预期,即保障了农户的收入,又保障了粮食安全。

01

金融界:贵公司在过去一年参加了哪些“保险+期货”项目,其中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哪一个?在参与扶贫工作中,结合每个帮扶县不同的实际情况,还做了哪些工作?取得的效果如何?

李强:2020年,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农业农村发展克服疫情灾情严重影响,保持了稳中有进、稳中向好的势头,为“十三五”划上了圆满的句号。其中脱贫攻坚战取得了决定性胜利,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创造了人类减贫史上的奇迹。

2020年是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收官之年,但是年初爆发并蔓延的新冠肺炎疫情给扶贫工作造成巨大的压力和挑战,因此在2020年“大商所农民收入保障计划”中,专门针对52个挂牌督战国家级贫困县设立专项扶贫“保险+期货”专项扶贫项目,围绕金融及产业扶贫,为当地脱贫攻坚提供助力。2020年7年,新湖期货与太保财险为积极响应国家助力脱贫攻坚的号召,探索应用金融衍生品工具助力决战脱贫攻坚的重点任务,在云南省会泽县合作开展了该类专项扶贫项目,总计为2287户当地建档立卡贫困养殖户提供涉及现货量13081吨的猪饲料成本指数价格保险,总保费由相关政府及大商所全额提供支持,无需贫困户自担。项目最终实现赔付146.2万元,在玉米、豆粕价格上涨的行情下,为会泽县贫困养殖户有效地控制了采购成本增加的风险,稳定了生猪饲养收入。项目开展同时会泽县政府还出资帮助贫困养殖户建立生猪养殖基础设施,并引入当地龙头畜牧企业温氏畜牧与贫困户签订生猪委托养殖协议,帮助贫困户形成养殖家庭农场的经营模式,让贫困户在参加“保险+期货”项目管理饲料成本上涨的风险同时,也能通过家庭农场的形式入股获得养殖收益分成,进而获得长期稳定收益,全方面保障贫困户养殖收益。“保险+期货”模式在当地的首次开展取得了较好的成效,也让当地政府与农户加强了金融创新工具保障农业健康发展的意识,增进了从事农业生产劳动致富的信心。2020年11月13日,经云南省人民政府批准,会泽县正式退出贫困县序列,成功实现脱贫摘帽目标。会评选的财政金融政策融合支持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十大项目和山东省地方优势特色农产品保险以奖代补名单。

“保险+期货”模式自2015年以来一直在不断发展和创新,在运作模式上,除了期货公司与保险公司强强联手为农户提供风险保护,还会引入大型粮食贸易贸易或加工企业开展订单农业,借助险资或银行开展保单质押等融资支农业务。2020年7月在大商所的支持下,新湖期货与中华财险合作在河南省太康县首次开展玉米收入保险县域全覆盖试点项目。太康县曾是河南省国家级贫困县,于2019年5月扶贫工作验收合格,脱贫摘帽,但在当地仍有一定数量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太康县作为中国粮食生产先进县、中国商品粮基地,粮食作物以玉米为主,2020年玉米总种植面积为85万亩。该项目将全县范围内种植玉米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全部纳入保护范围,同时引入现代农业服务平台——金丰公社全程参与项目,为无青壮年劳动力的家庭提供“保姆式”土地托管服务和土地经营权入股合作社服务,即金丰公社与村委会签订土地经营权入股合同参与到合作社经营模式,帮助农民种地,农户享受分红的模式,实现“农民入股+保底收益+按股分红”利益联结机制,为村集体增收,激活集体经济的活力,同时提高资本的有机构成和土地经营的集约化程度,推进大农业进程。整体亏损的情况下,有效地支援了当地脱贫攻坚工作。

02

金融界:保险+期货”服务“三农”创新型模式,您认为,相比其他服务“三农”的模式有哪些优势?

李强:一、“保险+期货”模式更加具有市场化特点。虽然当下的“保险+期货”的保费资金来源主要依赖于政府、交易所、期货公司等非农户主体,但保险标的本身运行具有市场化的特征。市场化的特性也就意味着这种模式相比其他模式更加具有高效性和可持续性。从最近几年“保险+期货”运行的效果来看,在市场化竞争机制下,服务提供方报价成本越来越低,服务的内容越来越丰富,从很大程度上改善了围绕农户自身工作之外的外部环境定了农业产业发展,险解决了“丰产不丰收”的问题,确保了广大农户持续增收。

二、“保险+期货”将近年来快速发展的工商业体系模式逐步移植到了传统农业领域。近年来,我们深刻体会到互联网时代高效的商业运转,但这种变化在传统的农业身上依然较慢,主要只是体现在一些利用网络进行散点销售的模式上。而在“保险+期货”的推广过程中,为了更好地服务“三农”,保险公司、期货公司等主导方引入了包括银行、下游加工商等主体,推动农业产业链完整发展体系;场服务实体经济的双目标。

三、“保险+期货”服务“三农”具有商业属性。也就决定了这种服务模式下,各参与方更具有主动性,并且形成模式后具有可持续性。当前最直接的服务“三农”方式可能是扶贫采购、现金支持等,这些方式在短期内有着很不错的效果。但很难将其定义成长期可持续性模式。“保险+期货”的服务模式,各参与方都会在这个模式中找到自己的利益点,形成整体的利益集合体,使得这一模式具有商业的可持续性;一定可操

四、与目标价格补贴政策相比,“保险+期货”模式中,保险公司提供给农户的农产品价格保险的保费数额相对固定,一般占保额的百分之五,在相同的保障水平下,减少了财政风险,特别是对贫困地区的支持,国家财政的支持可预估,效果易评估,规模也易确定。

“保险+期货”模式打开了保险行业扶持农业的新思路,构建了金融行业服务“三农”的新格局。原有的扶持农业的思路是从抵御农业自然风险和意外事故的角度,帮助农户解决灾后恢复再生产能力的问题,实现农产品供给的稳定,却没有形成农户收入保障进而实现保障供给的内在机制。保险与期货相结合,通过期货市场分散价格波动风险,有效解决了价格风险管理需求,形成从自然灾害风险到市场价格风险的多方位保障体系,切实保障了农户利益,从而形成农产品可持续稳定供应的内在保障机制。

03

金融界:“保险+期货”跨界合作是大趋势,在与保险公司合作的基础上,更多的项目出现了政府机构、银行、合作社。对此,您怎么看?

李强:成为未来从上述问题中展示的我们亲身开展的项目经验来看,“保险+期货”运作模式多样化确实是大趋势。“保险+期货”基础模式通过保障价格和收入,促进土地加速流转和规模化种植,规模化种植又有利于引入大型粮食贸易或加工企业开展订单农业,促进产业端的企业与种植户密切合作,稳定粮食供需关系。的主流发展趋势。

同时,因为风险可控,可借助险资或银行开展保单质押等融资支农业务。由此实现产融结合,促进农业健康稳定发展。再加上地方政府与中央政府的加入,不仅能为项目开展和推广提供政策导向和政策支持,更能为农户提供保费支持,减轻农户负担,提升农户参与项目的积极性。款的短板问题。农户因资产少而抵押弱,因底子薄而信用低,因风险高而贷款难。

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多方协同发展推动了农业产业向工业化、流程化方向发展,进一步完善了农业产业链发展体系,这本身也更加有利于中国粮食安全,合力助推农户保值增信。

04

金融界:为推动“保险+期货”的可持续及可复制性,从期货公司角度,您认为还需做出哪些努力?

李强:“保险+期货”运行至今,依然属于试点发展过程中,这本身也说明“保险+期货”仍有需要进一步完善的地方。推广。二是当前期货市场的品种及规模的发展还难以满足农业农村的个性化需求。

一、加强推广宣传。“保险+期货”其功能在于“保险”,但在基层推广这一模式仍需要借助于更多的外力,需要期货经营机构加大在政府层面、保险公司层面的宣传。通过这些主体方向农村基层推广“保险+期货”模式;

二、强化在产品和服务上更多的创新。例如当前“保险+期货”的标的大多是基于期货合约的价格保险。未来是否可以设计出现货价格保险、远期保险、利润保险等等;地方政府支持+农户主动参保”的模式。

三、推动农业的政府补贴向市场化的价格保险转变。目前来看,“保险+期货”运行过程中,政府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除了利用政府强化模式推广外,政府层面的财政支持也是不可或缺的。但相比多年来政府对农业的直接补贴而言,“保险+期货”效率更高,也更加适应国际通行规则。品开展农业风险管理理念。

05

金融界:“保险+期货”模式已正式开启第五年试点工作,但试点数量并没有显著增长。从贵公司角度,参与“保险+期货”项目有哪些困难?该如何解决?

李强:目前“保险+期货”仍叫做试点工作,说明该模式仍处于探索阶段,还未形成在全国范围内完全可复制可推广的成熟模式,主要是还存在以下几点可以提升和完善的问题。

其一,不同的地方政府对“保险+期货”的认知存在差异,建议“保险+期货”业务通过国家相关部委牵头,对地方政府的农业部门做好“保险+期货”培训,充分调动地方政府参与的积极性。同时,建议对贫困地区的财政扶持中,专项加进“保险+期货”补贴款项;

其二,农民作为微收入群体,没有能力自担全额保费,要保证“保险+期货”模式能稳步扩大推广,需要国家出台相关政策进行补贴支持。可根据不同地区农民的收入情况,确定自缴比例。对于贫困地区,农民的自缴比例可相对低些;

其三,“保险+期货”项目实现赔付不应是体现试点效果的单一因素,而要把抵御和规避风险的最终效果作为主要指标,建立并完善“保险+期货”项目效果评估体系,对整个项目流程中的风险管理、资金流转、参与各方受益程度等进行综合评估。其势必对“保险+期货”模式的健康发展具有积极作用。

06

金融界: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实现之年,是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收官之年,“保险+期货”使得期货业在乡村振兴战略中的发挥了重要作用。请从您的角度,阐述“保险+期货”发展前景、机遇与挑战。

李强:海外的实践已经表明,“保险+期货”的模式具有非常广阔的发展空间。但与国外的农业价格保险不一样的是,我国的“保险+期货”在价格保险的基础上还增加更多的服务功能,更多的服务主体,包括银行、政府、上下游供应商、加工商等等。从而在实现市场化定价、市场化风险对冲的基础上稳定了农业预期,即保障了农户的收入,又保障了粮食安全。

从当前时点来看,“保险+期货”的推广和发展正当时。未来几年,我们仍需要进一步巩固脱贫攻坚成果,防止出现一些脱贫又重新返贫现象。期货经营机构需要进一步强化“保险+期货”对“三农”的服务。从国内外环境来看,粮食安全依然是重中之重,在度过复杂的2020年后,我们更需强化自主生产,确保粮食安全。

同时,对于一些核心的商品,我们更需要具备一定的定价能力;从行业发展来看,2020年期货行业迎来期货行业发展史上最快一年,未来数年仍将处于快速发展阶段,这为“保险+期货”提供了土壤;从当前“保险+期货”发展阶段来看,“保险+期货”仍处于试点发展阶段,依然有很多可挖掘的潜力。这种潜力主要体现在服务内容更多样化、服务链条更加全面、服务主体更加多元。

当然,行业依然面临着一些挑战。一方面,“保险+期货”在很大程度上会改变以往农业补贴方式,从农户到政府,从政策到市场,需要方方面面的力量能够统一思想,共同推进。这将是一个缓慢的发展过程;其次,目前“保险+期货”在产品上依然面临着与需求存在一定错位的问题。具体到某一保险项目,存在着特定区域、特定品种、特定的定价差异,从而导致保险的最终结果可能与农户持有现货的感觉不一致的情况。这需要我们期货经营机构加大研发力度,提供更丰富的产品;再者,当前一些部分涉弄产品在国际的竞争环境中存在着比较劣势。农户希望保障的价格与实际的市场价格存在较大偏离。这就需要我们一方面将政策保障和“保险+期货”结合,同时还要从产业端提升农业实际竞争力。

相关链接
中国期货业协会副秘书长冉丽:发挥期货行业专业优势 凝心聚力服务国家战略

中国期货业协会始终坚持将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作为一项崇高的政治责任,以精准帮扶为根本、以期货专业帮扶为抓手,引导和推动期货行业多措并举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汇聚起资本市场服务脱贫攻坚的期货力量,为打赢脱贫攻坚战贡献了“期货方案”和“期货智慧”。

郑州商品交易所副总经理喻选锋:“保险+期货”为农业风险保障领域开辟新路径

郑商所从农产品期货起家,始终秉持服务“三农”初心。随着苹果、红枣等贫困地区特色农产品期货陆续上市,郑商所农产品期货品种体系日益健全,服务“三农”的领域不断拓展。作为近年来期货市场服务“三农”的重要抓手,郑商所立足农产品期货品种优势,在相关品种主产区持续推进“保险+期货”试点工作。

大连商品交易所副总经理王玉飞:服务实体经济、服务“三农”是期货市场发展的根本宗旨

服务实体经济、服务“三农”是期货市场发展的根本宗旨。2015年,大商所首创“保险+期货”服务“三农”新模式,经过多年来大商所的积极探索与创新实践,“保险+期货”模式覆盖范围明显扩大、服务模式持续升级,已成为管理农业价格波动风险、保障农民生产收入、服务乡村振兴战略和助力脱贫攻坚的重要工具和手段。2016年至今,“保险+期货”连续多年写入中央一号文件。

申银万国期货CRO万娴子:“保险+期货”对构建和完善农产品产业链定价体系具有重要意义

服务实体经济、服务“三农”是期货市场发展的根本宗旨。2015年,大商所首创“保险+期货”服务“三农”新模式,经过多年来大商所的积极探索与创新实践,“保险+期货”模式覆盖范围明显扩大、服务模式持续升级,已成为管理农业价格波动风险、保障农民生产收入、服务乡村振兴战略和助力脱贫攻坚的重要工具和手段。2016年至今,“保险+期货”连续多年写入中央一号文件。

上海中期期货总经理许一峰:未来“保险+期货”或将深入工业品等影响国民经济的大宗商品

服务实体经济、服务“三农”是期货市场发展的根本宗旨。2015年,大商所首创“保险+期货”服务“三农”新模式,经过多年来大商所的积极探索与创新实践,“保险+期货”模式覆盖范围明显扩大、服务模式持续升级,已成为管理农业价格波动风险、保障农民生产收入、服务乡村振兴战略和助力脱贫攻坚的重要工具和手段。2016年至今,“保险+期货”连续多年写入中央一号文件。

南华期货总经理李北新:“保险+期货”不是传统保险与被保险的零和游戏

“保险+期货”模式开展以来,市场上陆续创新推出“保险+期货+订单”、“保险+期货+银行”、“保险+期货+信贷”等多种模式,也首次实现多类金融机构主体合作。“保险+期货”通过各取所长创造了“1+1>2”的效果,而不是传统的保险与被保险人的零和游戏,是创造多面共赢的创新方法。

东证期货董事长卢大印:“保险+期货”模式是具有中国智慧的金融创新

“保险+期货”模式开展以来,市场上陆续创新推出“保险+期货+订单”、“保险+期货+银行”、“保险+期货+信贷”等多种模式,也首次实现多类金融机构主体合作。“保险+期货”通过各取所长创造了“1+1>2”的效果,而不是传统的保险与被保险人的零和游戏,是创造多面共赢的创新方法。

浙商期货董事长胡军:持续探索可复制、可推广、可持续的金融创新服务三农之路

“保险+期货”模式是具有中国智慧的金融创新,有效解决了农产品价格波动的难题,在价格保险试点成功的基础上,推出收入保险,引入保险链条,进一步提升农业保障水平,有利于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农村产业集群的现代化发展,必将成为精准扶贫战略目标的重要实现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