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国债务高企拉响经济危机警报

1评论 2016-04-05 06:36:00 来源:期货日报 作者:鲍红波 华资实业20%大肉分享

邀请好友送豪礼!185元红包等你拿! 基金商城1折起购

  可能预示全球经济增长放缓, 拖累股票回报, 对大宗商品价格构成进一步下行压力

  A 总债务水平高的国家容易发生经济危机

  当债务水平较低时,政府、家庭和企业可以通过举债来承受超出其收入水平的支出。债务刺激开支超出收入,进而拉动GDP增长,因为一方的开支,就是另一方的收入。

  然而,随着债务水平上升,借贷的性质也随之改变。当债务水平高企,更多资金会流向现有债务的再融资而非消费,经济增长继而放缓。

  当总债务水平变得过高,借款人或贷款人最终会紧张得关上“水龙头”,令市场失去信心,结果只会令由举债推动的经济增长出现螺旋式逆转。

  当大家讨论债务与GDP之比时,往往倾向于将焦点集中在公共部门债务上,这种看法可能是错误的。在大部分国家,公共部门债务只占整体债务的一小部分。

  虽然金融危机有时是因为公共部门债务过多造成的,例如希腊,但危机更常见的诱因在于私人部门债务,例如上世纪80年代末的日本及2007年的美国。即使公共部门债务水平极低,私人部门也可能引发危机,例如2009年的爱尔兰和西班牙。西班牙和爱尔兰的危机开始时,其总债务正徘徊在GDP的240%与250%之间,而公共部门债务不到GDP的30%。

  即使总债务水平更低,危机依然可能发生,事实上也曾经发生过,例如上世纪80年代末的美国储蓄贷款协会危机。爆发危机之前的1981年至1987年期间,美国经历了加杠杆阶段,当时实际利率高企,美国名义GDP增长急剧放缓。

  B 总债务占GDP比例突破250%的最新国家

  大家可能以为全球各国都已从日本、美国及欧洲的经验中吸取了过度杠杆有多危险的教训,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正如欧美国家一直批评日本,但同时又不断重蹈日本的覆辙,多个国家似乎已经在欧美金融危机之后危险地增加了杠杆,这些国家包括澳大利亚、加拿大、中国、挪威、新加坡、韩国、瑞典和瑞士。

  与此同时,欧元区方面,虽然爱尔兰、西班牙和葡萄牙等国家开始降低债务水平,但其他国家如比利时、法国、芬兰、意大利和荷兰的债务水平却与日俱增。近期杠杆水平高企的国家未来数年可能面对爆发重大金融危机的高风险,只是危机爆发的时间难以预测。

  另外,最值得关注的是中国。中国的GDP已经突破10万亿美元,是金砖四国中其他三国(巴西、印度、俄罗斯)各自GDP的约五倍之多,但仍低于美国和欧盟。假如中国经历重大金融危机,大宗商品价格有可能进一步下跌。需要注意的是,中国的总债务加起来高达GDP的249%,其中包括少量公共部门债务(相当于GDP的44%)、适度家庭债务(相当于GDP的39%)和大量企业债务(相当于GDP的166%)。这些数字与2007年美国和英国、2009年爱尔兰和西班牙的情况相似,家庭债务较少,而企业债务较多。2009年,鉴于全球陷入经济衰退,出口受到威胁,因此中国向内地企业大量借款。而全球经济反弹,让中国经济得以保持数年稳健增长。

  在重复犯下欧洲、美国和日本的错误上,中国并非唯一的国家。有分析认为,亚洲将出现新一轮经济危机,但这轮危机并非像1997—1998年那样由外币借贷刺激,反而是由本币债务过高所引发,例如马来西亚、新加坡和韩国。马来西亚的总债务低于GDP的200%,但以马来西亚的标准来说仍然较高。新加坡成为总债务占GDP比例达到250%的最新国家。韩国2015年第三季度的债务相当于GDP的235%,接近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前的水平。

  部分大宗商品生产国(例如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债务水平亦有所急升,爆发金融危机的可能性较以往增加。澳大利亚总体上躲过2008年的金融危机,当时其总债务占GDP的比例低于200%,现已升至239%。

  加拿大积累大量债务:总债务为GDP的279%。随着多个欧洲国家减少杠杆,法国背道而驰增加杠杆,债务相当于GDP的278%。芬兰步法国后尘使用大量杠杆,总债务相当于GDP的308%。

  虽然爱尔兰、葡萄牙和西班牙都已经利用财政紧缩政策和较低的欧洲央行利率进行去杠杆,但法国借款人也许受到欧洲央行宽松政策推动,仍在继续增加杠杆。

  法国2007年的债务“只是”相当于GDP的214%,目前则为278%。鉴于欧洲采取超宽松货币政策,法国的债务短时间不会出现问题。意大利的情况也大同小异,其总债务负担由2007年相当于GDP的214%增加至2015年的257%。欧元区的问题在于欧洲央行很有可能不得不无限期将利率保持在极低水平,直到主要经济体去杠杆为止。在欧洲央行决定停止印钞之前,意大利的债务负担都不会构成风险。

  挪威和瑞典的私人部门债务水平也很高,就像2009年的爱尔兰和西班牙那样,但公共部门债务不多。正如欧元区和日本的银行一样,瑞典的银行实际上按负利率将款项存入央行。之所以采取负利率,是为了鼓励银行放贷而不是将现金存放在央行。但过度杠杆的经济体是否真正需要增加贷款?无论如何,欧洲和日本推行负利率,看来并没有带来什么好处。欧洲、挪威和日本的央行甚至并没有成功推动本币兑美元贬值。

  因此,我们不能断言负利率能通过刺激进口品价格和提高出口竞争力,推高通胀和名义GDP增长。最终,欧洲和日本央行推行负利率政策,也许只会增加银行体系的负担。与此同时,或许受到欧洲央行量化宽松和低利率政策的刺激,荷兰和比利时已跟随法国和意大利增加杠杆。

  

  C 过多债务引发危机后的状况

  这个问题相当容易回答,因为西欧、美国和日本目前的情况正是如此。然而,我们观察到以下几点:去杠杆未必一定发生,债务水平基本上会继续上升;要去杠杆,名义GDP增速必须为正;即使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也可能难以实现稳健的名义GDP增长;利率必须要长时间保持低位;经济增长放缓。

  危机通常也不会降低杠杆。日本在1990年危机开始后杠杆急升,目前总债务占GDP的比例高达387%,比危机开始时高出约110个百分点。

  在金融危机爆发初期,美国、英国和欧元区(尤其是爱尔兰和西班牙)的债务水平也大幅攀升,共同点是名义GDP的负增长。2008年和2009年,美国名义GDP实际上有所萎缩。

  同样地,大部分欧洲国家(包括爱尔兰、西班牙和葡萄牙)名义GDP在2008年至2012年期间陆续萎缩,而日本过去二十年几乎都经济萎缩。名义GDP出现负增长或零增长,令债务占GDP比例无法企稳,更不用说实际上去杠杆。

  举例来说,如果总债务相当于GDP的300%,正如日本在1997年至2012年期间的情况,而名义GDP下降10%,即使未偿还债务总额保持不变,债务占GDP比例也会上升30%。

  自从总债务水平在2010年企稳,美国和欧元区已经完全没有去杠杆,这是因为其私人部门债务的适度去杠杆被公共部门债务增加所抵消。

  美国债务水平高企,令美联储难以按其所想的幅度上调利率。欧洲央行已将存款利率下调至负值,以推动欧洲实现经济增长。说到债务过多,日本可谓一个不好的榜样。日本的利率在1998年下调至零,接下来的近二十年里利率都维持低位。美国和西欧可能会将低利率再维持十年或更长时间,而澳大利亚、中国和韩国即将加入低利率行列。

  并不是所有国家都面临债务过多的问题。德国债务占GDP的比例仍然低于200%;印度尼西亚和沙特阿拉伯债务水平较低,并利用大宗商品价格高企的时期进行去杠杆;以色列也在持续去杠杆。然而,鉴于大宗商品价格低迷正拖累这些经济体,这些国家也难以实现增长。巴西和俄罗斯的债务水平较高,因为他们的利率高于10%。在金砖四国之中,只有印度的情况看起来较好。

  澳大利亚、加拿大、中国、挪威、新加坡和瑞典的杠杆已经追上日本、美国和西欧在金融危机开始时的水平:约占GDP的225%—275%。一些欧元区国家(包括爱尔兰、葡萄牙和西班牙)已经开始降低杠杆,但法国、意大利的总债务占GDP比例持续攀升。

  上述部分国家(特别是加拿大、新加坡和北欧国家)的低利率政策以及中国的货币和财政政策都有可能阻止金融危机爆发。面对债务高企,美国、欧洲和日本可能很多年保持低利率,而澳洲、中国和韩国等国可能即将加入接近零利率之列。

  鉴于利率水平很高,巴西和俄罗斯的债务水平相当高。危机可以在杠杆水平低得多而以外币借款的国家发生。印度的总债务水平是金砖四国之中唯一一个与利率水平相比看起来合理的国家,这是对于印度短期经济前景乐观的另一理由。

  利率极低可能鼓励进一步提高总债务占GDP的比例,但如果新债务主要用来为现有债务负担提供融资,则可能对增长帮助不大。

  金融危机过后美国并没有去杠杆,公共部门债务上升抵消了私人部门债务的适度减少。危机过后日本的杠杆水平从未下降过。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正尝试加快名义GDP增长,这是去杠杆的必要条件。

  中国、日本、韩国和西方国家债务水平普遍偏高,可能预示全球经济增长放缓,拖累股票回报,对大宗商品价格构成进一步下行压力。

  名义增长率(实际增长率+通胀率)可以用来判断能否进行去杠杆。大宗商品价格近期大跌,似乎令各国更难去杠杆。

  (本文编译自www.cmegroup.com)

关键词阅读:高企 债务负担 多国 名义GDP 水龙头

责任编辑:吴晓璐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