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交易与交易计划”的致胜之道——专访芝商所10年期美国国债期货奖操作指导Jason Wang

1评论 2020-11-09 23:34:00 来源:期货日报网 龙头股,这样抓!

  Jason有着高远的个人职业发展规划。他希望能够为国内企业“走出去”提供一些外盘交易策略,如无风险套利策略。他还擅长锁汇方面的实战交易,他认为,随着中国国际贸易量的增加,锁汇成本越来越高,他期待在服务企业方面能贡献自己的一份微薄之力,为国内广大外贸公司提供锁汇业务策略服务,降低公司锁汇业务成本。

  由Jason指导的昵称为“期货侠”的账户在第七届全球衍生品实盘交易大赛中摘得芝商所10年期美国国债期货奖。不过,他向期货日报记者表示,获此奖项并不是因为自己在美国国债期货交易上有多厉害,而是竞争者太少的结果。

  Jason过于自谦。记者查阅和分析他的交易账户后发现,虽然他在重量组的两个账户综合排名毫不起眼(均为80多名),但有两个显著特征足以看出他在交易上非常有章法。一是回撤控制得很小(一个为4.4%、一个为8.3%),二是胜率高达60%,不频繁交易,盈亏比高。在半年赛期中,实现最大本金收益率12.6%。而这一切都来自他所谓的交易系统,就是多想多看多思考,计划交易并交易计划。

  热爱交易

  来自山东的Jason有着爽朗的性格,对自己在一些“黑天鹅”和风险事件中的征战史如数家珍,惊人的记忆力给记者留下了深刻印象。他讲述的经历,不管是成功的,还是失败的,都是对交易的一种领悟。目前他在一家金融贸易型企业担任操盘手,进行跨境跨市场套利交易和投机交易,擅长商品市场和汇率市场交易策略。

  Jason是个拥有深厚数学和经济功底的实战派,他的交易生涯始于2008年金融危机。 “2008年的经济危机与原油价格冲上历史新高,让我了解了金融的威力,从而决定要进入金融行业。从外汇市场日内交易员开始,慢慢一步一步完善了自己的交易系统。”

  Jason坦言,自己最早开始钻研的是事件驱动型策略,那时偏爱危机与风险性事件的策略交易。制订符合交易系统的交易策略,去捕捉“黑天鹅”。喜欢用期权衍生品交易策略去捕捉大波动率品种,善于发现套利机会并作出套利策略。深受海龟交易策略影响,他对交易系统有着独到见解。后来,随着交易时间的拉长,他也开始尝试其他策略的研究与交易。

  海外市场错综复杂,为了跟踪捕捉到较佳的交易机会,Jason形成了以人工交易为主、程序化交易逻辑思想为辅的交易模式。他认为,程序化交易有两种,一种是纯算法交易、量化交易,而自己属于第二种,即把交易逻辑变成程序化,让计算机帮助实现。为此,他专门花了一年半时间学习编程。到目前为止,他的策略池已经形成,包括事件驱动型、趋势交易型和振荡型策略。“当市场运行到一定阶段,就要选适应的策略进行交易,不断优化策略池。”比如,今年比赛前,他做了一个交易模型。“历史回测还不错,实盘也不错,希望可以一直不错下去。”

  交易逻辑与交易计划是核心

  Jason的交易方法就是根据交易系统,进行交易计划和交易策略。他认为,交易最重要的就是交易逻辑与交易计划,有理有据才会进退自如。坚定执行交易计划就好,如果计划没有得到执行,那么可能会离成功越来越远。

  看似简单,但知易行难。在谈交易策略、模式或交易系统之前,Jason分享了六个基本要素:交易标的物、流动性与仓位管理 、入场信号(交易逻辑)、出场计划(盈利出场与止损出场)、风险因素、计划前胜率与盈亏比分析以及交易了结后分析与总结。“交易系统里需要有这最基本的六要素,并对这六点全部已知,然后就可以完成简单的交易计划。”

  举例来说,本次夺冠账户除交易美元国债期货外,还交易了原油、黄金白银、期指与汇率。这一账户启用的是他在赛前开发出的一个类似FOF模型,而这基于他的通胀交易逻辑。“受疫情影响,商品价格低位运行,加之各国相继QE放水,走一个通胀逻辑。”年初有通胀判断的人还凤毛麟角,而他选择趋势交易策略,是因为当时他按照美林时钟理论,推测行情推动点会在商品和股票周期上。于是,比赛初期就找了17个标的建仓,并一直持有,同时用货币、债券适当对冲。而这个类似FOF模型前10年历史回测都非常稳定,且在历史回测中胜率和盈亏比非常不错,才会闯入他实盘计划的视野。“模型回测的特性是若周期上涨,则跟涨较好;若周期下跌,则比较抗跌。后来实盘交易也确实如此。”账户数据显示,他的交易量很少,这个偏被动型的策略因建仓头寸较好,基本建满(30%仓位),并没有频繁换仓,直到比赛结束,他还保留着头寸。“因为做交易计划时,就对时间有所判定,周期大概会持续一年半。后续还会视时间点和市场整体氛围,考虑用其他账户加仓。”

  “事先把交易计划与交易逻辑想好,胜率与盈亏比是关键。”Jason多次提到自己的一个经典案例。2011年,日本汇率不断升值,美元兑日元超过70,日本政府因而不断干预。据他观察,干预特征特别明显,干预时间短,而且都在亚洲上午时间的整点整分(如5分钟、10分钟),美元汇率创新低。于是,他提出一种策略,就是在美元汇率创新低时,在上方20点多单,挂单成立。一旦干预,市场5分钟内将上涨300—500点,也就是说止损20点,止盈几百点,盈亏比非常高。于是,他开发了一个上午时段的半程序化系统进行跟踪。这个系统唯一不确定的就是交易时间,结果3个月内,触发了两次。

  但是,20点、300—500点的数据从何而来呢?这就彰显交易员的研究功底了。Jason说,他对标的物有很高的要求,不熟不做,而且每个标的物都建立了1—5年的数据库,并制成量化表。比如,会对历史触发的情况进行采样,再进行数据化分析,画出弹性系数曲线,从而找到最佳点,作为入市和出场依据。20点的触发条件是因为对日元汇率亚洲时间段1分钟K线价格进行了统计,1分钟内波幅平均为8点,除非有特殊事件驱动,才会出现1分钟20点以上的波动,故设置20点触发可以保证交易计划触发的准确性和合理性。同样,300—500点的盈利区间是根据之前日本央行干预汇市的统计数据得来的。

  控制回撤是不可或缺的部分

  今年比赛期间,市场发生了不少“黑天鹅”事件,同时也是机会事件,原油负价、白银单日跌幅18%、金价创历史新高、黄金期现套利差高达100美元……如果把握不好,外盘账户资金回撤很难控制。对此,Jason表示,控制回撤也是交易计划中重要的一部分。

  “今年是趋势行情,持仓的品种涨跌幅都比较可观。汇率、原油、股指仓位都是低位一直持有到现在,回撤都是可控的。只有原油的回撤较大,但因为持仓的是较远月合约,我也并不担心,毕竟之前模型已经对负油价逼仓给出了预估与应对。”

  他进一步告诉期货日报记者,当时对原油低价区间的形态和负油价进行过评估与统计,有两个明显的特征,一是低油价区间运行时间不会过久,油价就会升到成本线以上;二是如果是交割逼仓引起负油价,那么远月合约不存在逼仓现象,远月合约不应下跌得过深。据此,他得出多远月空近月的交易策略,当时升贴水结构是小升水,故远月倍数多单,近月半仓空单,保证了主体的看多思路。同时,如果近月发生逼仓,那么空近多远的策略可以弥补远月下跌带来的浮动亏损,整个资金回撤就可以得到控制。“实际上,效果非常不错,虽然出现了负油价,但净值一直比较稳定,负油价解决后,多单出现盈利,空近多远的策略也有盈利。”

  及时止损也是控制资金回撤率的有效手段。“亏损是正常的,和盈利一样正常,接受他、肯定他,并忘记他。亏损的控制是根据当前这比交易的交易计划而制定的,短线、趋势或者套利是不一样的止损控制。连续亏损也是正常的,只要触发了风控条件,就停止交易计划。”Jason称,自己止损起来“简单”“粗暴”。

  他的资金回撤率一般会控制在本金的10%以内,当盈利丰厚时,最大回撤率会设置在30%左右。事实上,他的这套完整的交易风控体系长期运作下来,基本能较好地将回撤控制在计划内。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
实时热点